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SOS!救救命!> SOS!救救命!

SOS!救救命!

一具距望瞄著的山,持著筒的男人透的瞄器凝著方,男人慢慢的移著管,瞄器的影像不的,男人的瞄著山下一的地,望瞄器一站在旅行前的美女,廓分明的型和深邃的眼神,瞄器的十字星正著美女的部。

「碰!」男人喉中出像扣扳的音,露出一冷酷的微笑。

後!男人提著走向地,走向瞄的美女!

男人走地,一路和天才的居打招呼,一心咒著些看起很的人群,男人一路走向一旅行。

「有打到什物?」美女拖走出,那是一途旅行用的拖。

「有。」男人著空中空洞的音,冷冷的回答。

「隔壁的史考特夫我今晚一起烤肉,你快!」美女穿著背心和短,腰著一件花格子衫,完便自自的走了。

男人走拖,放到藏,然後打冰箱拿了一瓶啤酒,男人喃喃自的咒了,很快的便啤酒喝完,男人又拿了一瓶,然後晃晃的走出。

「你就不能少喝酒?你知道有多人?」美女一走回拖,一怒的著。

「管他那多!反正明天就再也不面了,那群老物。」男人次的回答著。

「你什是?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出了,趟旅行白了。」美女走拖,用力的把一。

「薇薇!薇薇!」男人用力的敲著拖的,但是被反著。

「看什看!欠揍啊!」男人怒著篷好奇探出看的居,男人咒一便力的坐在地上,拿起手上的白地再喝一口。

本想利用得一次的旅行挽回日疏的婚姻,但是始是受不了薇薇的大小姐脾,自娶到富家女後,就一直忍受著被指使的生活,好歹自己也是一留美博士,如今然在岳父的社工作,但是不管白天在社或是晚上回家,都好像被著,而且一地位都有,要是扣下扳就好了。

薇薇躺在床上,眼含著水,她不懂什文成,她一直深著文,但是文每天的酗酒在人受不了,而且文的酒品很差,人常常吵架收,好不容易才安排好次旅行,而且是人一直以的心,著旅行由加州到墨西哥,沿途露打,是小住台的文最想做的一件事,但是事情似乎有改善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早上醒,文自己睡在旁,身上毯子,文爬起看到很多人都已拔去,是一自由,附近玩的人都聚集在,由全各地,晚上大家一起唱歌跳舞,大概不早了,又有人去。

「我要回家,我不想再去了。」薇薇冷冷的。

「便你!」文心本得有愧疚,但到老婆的,心中名火又升起。

人著福斯旅行,後面拖著旅行拖,文的朝回程去,人一路上都,原本行程已快到墨西哥境,如今前功。

「回去後我想分居!」薇薇灰心的。

「我不能再下去了。」文一直不,薇薇接著。

「你以我喜?我也一直想改,我也不想的。」出乎意外的文的著和解的意味。

「你如果可以戒酒,事情或有。」薇薇其心不想分居,只是不文。

「上次你要是我戒,你就戒酒;我做到了,而你呢?」薇薇文有反,仍不死心的刺激文。

「好吧!」有被逼的感,文是答了,竟自婚以不都是,文在心自嘲著。

「你要是真的能戒酒,回去我就叫爸爸你升主。」薇薇心的和老公,但是她不知道子其已到老公的自尊。

「嗯!」文不想回答,子好像自己是得到老婆的庇才能升,怪一工作成就感都有。

「前面有人想搭便。」文不想再,看到前面有年人在路旁招手,想搭便。

「停!便陌生人很危。」薇薇不以然的。

「路什,我他可能要等很久。」文心有的,他原本只是,不是要人搭便。

「管那多!那是他的事。」薇薇不耐的。

「一下有什,反正前面就是市了。」子年人身,文心中的把停下,心想你不我我偏要!

「你做什?」薇薇正想人,但是年人已入後座。

「!我的突然,我已走了小的路。」年人一便著沙的口音。

「什!助人快之本。」文故意著幸的口刺激薇薇。

「你可以送我到下一市?哇!你的真不!」年人有著一,有浮的。

「!你原本要去那?」文一,漫不心的。

「哦!我本打算到墨西哥去的,那的子非常正。」年人的口吻有粗俗。

「你叫什名字?」文得年人有便,心有後悔他上,不在也法,只好意跟他聊聊。

「哦!我叫克,你呢?」年人始吹起口哨。

「我叫文,她是我老婆叫薇薇。」文是心的自我介。

「你老婆的不,是美人。」克大言不的薇薇,薇薇到他放肆,的看窗外,不再理人。

「嗯!」文克,心中也有反感,心想快到市放的人下。

「後面那旅行拖真不!值要百以上吧?」克浮的回望,再。

「好!」文好的回答。

「你在搞哪一行?」克粗俗的。

「者。」到低下的用,文首次後悔人上。

「真的?太好了!我一直想找者我!嘿嘿!你知道的!那一下子就可以出名了。」克煞有其事的。

「嗯!」文不耐的用鼻音回答,心想人真程度,便便就可以出?

「是啊!你大者倒是可以忙自。」一直看窗外的薇薇突然接上克的,趁刺文。

「是啊!我只配在小社社新。」文反薇薇。

「你不是一直想主播?不快行?」薇薇出文心中的痛,中人,美的播界在上加,要不是岳父的,恐怕者都的混,更何是文的想「一CNN的主播」。

「要也不是在美。」文冷冷的回答,文一直想回台展,但住美的薇薇不意。

「是啊!是我阻了你的前途!大主播。」薇薇出文的弦外之音,越越尖。

「夫妻吵架了。」克不趣的插嘴。

「嘴!我夫妻的事不用你管!」文怒的克吼叫。

「喔!喔!喔!你老婆可真辣,不生起更漂亮了!要不要我你教教?」克不知文的吼叫,居然一副的口吻。

「你混蛋!我下!」文一急,下克後拖出,一拳便去,克而倒。

「文!不要!」薇薇尖叫著,事重,快下想阻止文。

「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!」被抑的怒一而文踢了克腹部好。

「你臭小子!你我慢慢的爬公路!」文後拿出克的行李,回像克,文突然僵住了。

「啊!有本事就看。」仰躺在地上的克手上拿把指者文,嘴角著血,邪的笑著。

「不!不要!」薇薇看到景象整人愣在一旁。

「有放下,我挑。」文知道不能示弱,鼓起勇挑。

「哈!挑!好啊!」克爬起,口仍然著文胸口,走近文,文一巴掌,然後抓住文的便往敲下。

「你不要打他!」薇薇老公被打,心疼的跑去住老公,而克也放文,文坐在地上。

「我要你知道!在作主。」克得意的笑著,自往後座去。

「你!」薇薇扶起淤青的文,克怒。

「喔!可惜在是道,夫人上吧,你。」克似的命令人,而且要薇薇。

「你作怪!我的可是著你!吧!」克口袋拿出香菸大辣辣的抽著。

「你想要怎?」文回神,的。

「不怎!只是要你送我一程!」克不在的。

「你要去哪?」文努力想局面。

「墨西哥!那是好地方!!沙!美女!我保你也喜。」克的。

「了!你自己去!子你,你找地方把我放下。」文想和克件。

「不!不行!最近的市有好十公里。」薇薇仍在的情中。

「你看!你老婆也不答。」克人意不和,得意的笑著。

「你少!我是真的。」文不死心的追。

「好啊!不然你下!你老婆可能想送我到墨西哥。」克著身向前,用手薇薇耳根的梢。

「你不要碰她!」文怒的回想阻止克,克用托用力的回文的。

「啊!」薇薇一,子不由自主的向面道,一大拖迎面。

「吧」薇薇用力一方向,子拖,然後停在路。

「你不要吵了!」薇薇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狂叫。

「住嘴!你我好好!不然你老公就有罪受!」克制止薇薇的尖叫,恐的。

「只要你送我到墨西哥界,我就放了你,好?」克看薇薇仍然於的,安的。

「就定了!走吧。」克重躺回後座,手上的,薇薇深呼吸一口,重新回公路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「嘿!大者!你跟你老婆婚了多久?」大半小的沈默之後,克突然。

「三年。」文弱的回答,的重,袋仍然痛的不得了。

「看你的子,你的性生活一定有,不然不像人一,真的,我上看到的。」克煞有其事的。

「哼!」文不想回答偎的。

「你老婆是不是每天都要求你……嘿嘿嘿!」克的越越不堪入耳。

「你你的,把我扯去!」薇薇不下去,怒的回答。

「!是你也想加入?我是真的想你!」克好像一副真心想忙的子。

「我!你不是要我你?」文怕他薇薇,也怕薇薇的大小姐脾惹克,忙移。

「啊!不愧是大者,我差忘了件事!你真的要我?」克感激的。

「真的!子好了!你小候始起,可以我一管?」克文,文目的成功,就和他扯起,而克居然很真的起他小到大的事,文耐著性子著,只得人的一生在乏善可,只是路一小混混而已,心想快混到墨西哥境,就可以身了,心中然不意,但是是拿著小本模作。

「」一警用摩托重後追上,上三人皆起,薇薇心想救星了,文趁在本上「S.O.SHELPME!」

「有什事?」薇薇停在路,走向前的警官。

「什!例行查。」警官客的,一,克尬的警官笑一笑。

「我是夫妻。」文警官笑一笑,主回答警官的眼神。

「我是他的小舅子,有什磨?」克警的上一句。

「什?附近有行被,你要小心一。」警官注意到文手上的本,眼神了一下。

「嗯!事了!你小心一。」警官慢慢後退,手不意的伸向腰的警。

「碰!碰!碰!」三,警官倒地。

「啊」薇薇掩耳尖叫。

「快!快!!」克薇薇怒吼,薇薇本能的踩油,急加速去。

「左!左!」起步多久,好碰到岔路,右往墨西哥,左往附近山。

「你不是要去墨西哥?要右。」文怕克改心意,忙急。

「笨蛋!要先公路,晚山路墨西哥。」克在子山,柏油路,是沙的泥巴路,才放下,子了一,入一林,道,眼前出一小溪。

「奇怪!那子怎?」克自言自的。

「那山谷!」克突然要薇薇一山谷,路更,著山路拐一山谷的空地,旁正好有小溪流。

「停!我今天在。」克下,自己找到一好地方似乎洋洋得意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「我可以有一美好的野餐,下!」克下著四周美景自言自,最後回人仍坐在上,便用指著人命令人下。

「在始,你不可以我的!否……」克恐的向人。

「大者!河有些木材,麻去一些,好?」克半命令著文,文心中不放薇薇一人面,但也可施,只好往河走去。

「在我看看有什好西可以吃。」克邪的眼神看著薇薇,示意薇薇打旅行拖的,薇薇不一,身。

「哇!好高的,有冰箱……」克一上便摸西摸,薇薇自打所的,去。

文木一支短木棒,有手臂粗,文心正想藏在什地方以防一,回一看克的背影跟著老婆入拖,心中立刻不安起。

「你什?」克住薇薇正要上的,看到所桶,明知故的。

「上所!不行?」薇薇心中有的反。

「可以!不……」克身往前,和薇薇著,看著薇薇眼中不忿的神情,克晃晃手上的。

「你放!」一股天洗澡的味道,薇薇嫌的後退一步,退到桶上。

「不可以。」克退後一步,放,薇薇拉著把要把上。

「我!不可以我的。」快上,克用卡住,留下一道,薇薇的手僵在把上。

「你一!」薇薇中怒瞪克。

「好!好!你的。」克往旁稍微移一下,抽回住的鞋子,薇薇趁再拉近一,不板有卡上,克意的微笑。

文打腰,短木棒收在牛仔的大腿,用腰住藏好,的望向拖,一也有,文的心跳加速,不有什事吧?下腰,的木抱在手上。

「哇!好多西,太好了,有啤酒。」克一西望,一打冰箱,拿起啤酒便拉瓶,一下便灌了一大口。

「真是美味!」克大喘口,一眼瞥向看到薇薇裸露的小腿。

「今晚有好料吃了。」克弄著冰箱的西,眼神一直注著薇薇的,看到薇薇先腰再站起身,中只能看到薇薇修的大腿,的,克了口口水,看到薇薇拉著色布片。

「婆娘!穿色都是性不。」克低喃喃自。

「舒服了?」克露出黑的大牙,邪的笑。

「!」薇薇一便看到克站在口,差撞上他,薇薇克有步的意思,一咬牙,身克身旁擦。

「喔!」克挑逗似的呼,拖的走廊原本就只能容一人通,薇薇玲有致的身材克身上滑。

「不要在妨害我煮西,出去!」薇薇走到房前,打窗,那是上推式窗,推後可雨,一整片,大占後半旅行的一半,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,薇薇看到老公抱著堆木材的走。

「多煮一!今晚我要好好享受享受。」克才有好好打量前面黑美女,尖削的型配上的唇,低胸的T恤外罩色尼色花格子衫,衫有扣扣子,下打蝴蝶在腰,同色系花格子短裙到膝,的小腿托出窈窕的身材。

「!今晚看你的了。」看著薇薇高的胸部,克意有所指的淫笑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(二)

「嘿嘿!你老婆的手不。」克粗鄙的用手背擦拭是油的大嘴文生了堆火,三人坐在火旁的野餐桌旁,桌上的食物泰半仍保持原,人都有食,只有克狼吞虎。

「我到那?」克延吃的,就是文要他自的大事。

「到你不爽高中的老。」文疲的付克。

「喔!啊,他的,那臭婊子,要不是她,我搞不好在也是大生。」克有激的臭。

「也不能!也你有的天份。」文唯恐克失控,忙。

「是啊!不定我也可以像你一者,喔!不,心理。」克立刻起,拿管便抽起。

「嗯!你可能有的天份。」文有想好他,故意恭克。

「真的?你什地方看出?」克信以真,高的追。

「你聊吧!我收西。」薇薇快不下去,站起身,收拾桌上的局。

「心理的角度看……」人看了薇薇一眼,文虎下,只好扯西扯,胡吹一通,心想,反正克也不懂。

克初有真,了句理化的名,便不下去了,始在西望。薇薇正好身收克面前的餐,克低垂的口瞥到薇薇的色胸罩,因胸罩束的乳一而逝,克的心始狂跳。

「哦!是?」克口中回著文,眼神注著身走向旅行的薇薇背影,看著薇薇的臀部,慢慢又往下移到薇薇修的小腿,克了口口水。

「你知道我什想心理?」克打文的,突然冒出一句。

「什?」文一跳,心中始有不安。

「那些上都,很多怨都和心理一手,真他的爽!」克咯咯的笑。

「是?」移到上,文心中得有不妥,望了一眼旅行,薇薇正在理台前洗碗。

薇薇碗洗好,放在理台下的,薇薇鼓起勇,打上方的,把放在面,薇薇看了一眼,手伸去,拿起旁的子盒,然後拉,子放去,一串的作,薇薇的狂跳。

「人了警察,等不也把我了?」人的恐上心,薇薇窗外看出去,克和文仍然在聊天,依自己的技,人的距不失手。

「但他是人,不是物啊!」人的恐薇薇腿,差站不住。

「他不遵守言,放了我?」自我安慰的念一起,薇薇看到克正向自己望,忙起,假清理理台。

「你有找心理?」克看著窗的薇薇,正用抹布擦拭理台,晃的上身,克彷看到薇薇乳房在左右晃。

「有。」文小心的回答。

「喂!美的女人,拿瓶啤酒!」克著薇薇高的喊著。

「有酒助才。」克自言自。

「!!聊天是要喝酒才好。」文卑微的附和著,人的克在令他害怕,在一心一意只想保老婆和自己身,因此力想好克。

「是?」克心中笑,助什?

薇薇拿著瓶啤酒走,「坐下一起聊聊!」薇薇拿著啤酒放在桌上未放,克手啤酒一起握住,侃的。

「要什?」薇薇心想,然後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心不甘情不的坐下。

「真的有找心理?」克居然忘文的。

「找什心理?」薇薇有好奇了。

「就是心理啊!上,很多夫妻都找心理的。」克看薇薇回,的啤酒一口喝完。

「那是夫妻失和才需要。」文怕薇薇,忙叉。

「喔!我看你也有喔!」克促的。

「才有!我是很恩的。」薇薇不忿的回去,心想什管我夫妻的事。但文了十分感激,竟薇薇是自己的。

「是?不看起好像不是。」克趣,突然站起,伸伸腰。

「我只是偶而口角而已。」文看了老婆一眼,薇薇知道文趁跟自己道歉。

「好了!你不是我有心理的天份,就我充一次你的心理。」克促的,同一站起,拿起放置火的一草,原本是用捆野餐桌用的。

「不!不用了!我不需要。」文迷惑的看著克的作,忙拒。

「你是唬我的的?」克意恐的,同走到文身後。

「不!我不是意思,那!好吧。」文回看克一眼,心想只好妥,勉答,到薇薇瞪了自己一眼,知道薇薇是怪自己多嘴。

「嘿嘿!抱歉了!不我得休息一下。」克文的手反在野餐椅上,文想扎,不克住文肩膀。

「你想什?!」薇薇克,慌的尖叫。

「!今天我累了,子我休息才安全。」克笑的回答薇薇。

「你要整晚上他著?你太分了!」薇薇著克怒吼。

「你也想被著?再去拿些啤酒!」克不耐的命令薇薇,薇薇奈,也怕被著,只好起身去拿啤酒。

「不起了,了安全只好委屈你了。」克一副的笑容,文感到克的企,他不是想薇薇怎,想到,心中不安感逐大。

「真的!有好身材的老婆,你真幸福。」克侃文,文克的,心中更加恐。

「你有女朋友?」文不想呼,反克。

「提那婊子!哼!居然背著我偷男人!」克突然歇斯底里的怒吼,的文不敢再,人沈默了一,文偷偷往上看去,薇薇正打理台上的子,心中一,薇薇想什?

******************

「好像越越可怕了。」薇薇心想,老公已被起,情越越危,一性大怎?想到,薇薇用力握住把,只要拿起,瞄那就可以了。

「也是最後了。」老公被,等要是自己也被起,那不就一切都完了?想到,薇薇用力想托起。

「可是!那是人耶。」想法一入,薇薇整人都,起托的手又放下,看到老公然被,但是是在和克聊天。

「也事吧!」要手人的恐了一切,薇薇深呼吸一口,用力子上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「抱歉!我不知道是你的心事。」文看到薇薇子上,心中好生失望,什不,是身的大好啊!

「,反正我也了那婊子!」克未平的。

「什?你了她?」文失呼。

「也什!不那婊子的身材比不上你老婆。」克身看到薇薇正好走,文心想怎又回。

「真的!你老婆是我身材最好的,只可惜都扳著克。」克不放文,又回吊郎的子。

「太好了!你想的真周到,有毯子。」克一把薇薇手上拿的毯子,走到火,到地上。

「你什!那是要我老公的。」薇薇另一手提的啤酒重重放到桌上,不平的。

「是?那可真不起了。」克回身,拿起桌上啤酒,然後一屁股便坐在毯子上,毫有道歉的味道。薇薇奈,看了丈夫一眼,身便想回上再拿一毯子。

「你去哪?」薇薇躺在火旁的克,克一手便抓住薇薇的踝,薇薇立刻感到有如到冰窖般,全身立刻僵硬起。

「我再去拿毯子。」薇薇抖的回答,文看到克的,一股寒意上心。

「去吧!」克慢慢握住踝的手,慢慢往上滑到薇薇的小腿肚,然後往前一推,表示的意思。

「上好像很多好西,我也去看看。」薇薇才走步,克上地上跳起,跟在薇薇身後,薇薇感到背脊都了起。

「不!上有什。」文害怕起,一方面心薇薇,另一方面更心克,那就什希望都了。

「哦!!看看也好。」克也不回,跟在薇薇身後走去,文千分不意,但也可施,眼的看著人背影逐去。

「去啊!」薇薇踏上的第一台,回望向文,看到薇薇助的神情,文心都碎了,克推了薇薇一把,催促薇薇上。

薇薇上後便往後走去,在房後有一小道窄廊,然後便入,一足人睡的床,打床旁的衣,拿起放在的用毛毯。

「哇!真棒的地方!」克突然冒出,用力的坐在床上,薇薇一大跳,不知他要什,拿了毛毯,便身,正好和坐在床上的克面。

「我拿好了,你出去!」薇薇量自己保持冷竣的表情,一心只想快,在在太危了。

「床性真好。」克答非所,一眼左右盼。

「我要出去!」因不是很大,克坐在床便乎占掉走道,薇薇法通。

「他的!在床上搞,一定很爽。」克的越越猥,薇薇再也待不下去,只好身勉去,子薇薇的便和克垂在床的腿摩擦而,薇薇的右才去,克突然起住板,成克的插在薇薇腿之,直不貌至,薇薇色大,有被侮辱。

文外的窗看到人的身影一高一低,只得心噗噗的跳,一心祈薇薇快,在那克不得出什事,文非常後悔,初什上。

薇薇鼓起勇,瞪了克一眼,左跨克的腿,克有一步作,只是笑吟吟的看著薇薇,看著薇薇跨去裙子上拉露出的大腿,心想真他的美!

「等一下……」克仍然坐著有,薇薇背脊又了起。

「有有什衣服我可以的?」克促的。

「衣!自己找。」然不克自己的衣,但薇薇不想再受到的侮辱,只好他自己找,正想走出去,克又了「站住!我!我的。」然後站起翻衣,薇薇只好定不,但也不想身面克。

怎久!不出什事吧?文窗只看到一人的身影,更心了,文看到桌上的啤酒,便起椅子前,用力扭腰,想,子被在椅背的手便能拿到啤酒了。

克打抽,都是放衣,男女都有,克手播弄著,一色性感,薄薄的一片,用子的,不住便吹起口哨,然後克一件白色睡衣,便拿了起。

「你看我穿件怎?」薇薇回看到克拿著自己睡衣在身上比,咧口自己大笑,的都了。

「放下我的衣服!」薇薇很想上前去他一巴掌,的全身抖。

「好吧!好吧!玩笑而已。」克手一,睡衣扔到床上,回。

「就件!」克件衣服到床上,然後便始自己衣服。

「你什?」薇薇大,不由自主的退到,心中非常害怕克下一步作,本能的毛毯住自己胸前。

「衣服啊!」克一一凝著薇薇,薇薇被得全身都不能。

文好不容易才拿到瓶,又力的回,已身大汗了。一,看到窗的人影似乎在衣服的作,心中一,手拿的瓶又掉到地上,烈的力感上心,文有留意到,身上的本掉到地上。

克在薇薇面前一件件掉衣服,一下子便剩下。克的胸膛十分,胸前毛茸茸的一曲的胸毛,小腹上有一狼形的身,接著克笑著慢慢下,薇薇不想看心的作,但眼角的光仍然可看到克黑的下,半僵硬的一跳跳的,薇薇只想吐。

克直接穿起文的短,有穿,光著上身,穿上文的一拖鞋,手拿起一浴巾披在身上,仍拿在手上。

「你老公子可真,那西一定很小,哪!你要不要?」克大笑,然後衣拿起一件薇薇的黑色晚服,假作薇薇。

「不!」薇薇被羞辱的青,又不敢回嘴,只是神情的凝前方。

「我建你最好乖乖。」克邪的淫笑,拿在薇薇面前晃一晃。

「碰!」克假出,然後衣服在薇薇面前晃。

薇薇不一,害怕他真的,只好拿起衣服,看到克有意思要回避,身入所。

「不!」薇薇入所,克提醒薇薇,然後跟著走出。

文看到克出在理室窗口,看到克光著上身,文的大嘴巴,心想薇薇呢?

薇薇下上衣和T恤,套上晚服,是在旅途中如有大店或高餐穿的,身露背低胸,非常身,但是必搭配肩胸罩,薇薇身上穿的是有肩胸罩,而且肩不能分的那一,豫一下,薇薇一咬牙,下胸罩,直接穿上晚服。

文目不睛的看著克的作,突然看到克走廊,失去人身影,文中一片空白,耳中彷到薇薇的呼。

「穿上。」克突然打,薇薇尖叫一,才套上衣服,後背拉拉上,克邪淫的看著拉乎整裸露的背部,光滑的脊背曲,克薇薇有戴胸罩,薇薇身,服差掉下,幸好薇薇即拉住,胸半露,魂甫定回神,薇薇服稍稍往上拉。

「上!」看到克手上拿著自己的吊和,不知道他什候拿到的,薇薇知道法拒,冷冷的接後,要克把上。

「OK」克故意只把上一半,乎可以看到整所,薇薇半的看到克的身影,知道他是故意的,只好假看到,先把服背後的拉拉上,然知道克在看,但薇薇不面克穿衣,只好身,然後晚服拉下穿在身上的短裙。

所太小,薇薇只好一踩在桶上,而身上件死的衣服又特合身,原本就於特短的身窄裙被薇薇的姿乎拉到大腿,薇薇勉的套上,身後的克看著薇薇的臀部和修的腿部曲,心想方人真他的比金婊子要辣。

薇薇穿好筒,但是在情之下在不知如何穿吊,心想作混去便算了,打定注意便把吊捏在手中,身,便想走出去,想到克著住走廊,不薇薇去,克,然後握住薇薇捏著吊的手腕,仍然保持著一的邪表情。

薇薇的企被看破,原本有心,但是克咄咄逼人的度,薇薇火冒三丈,薇薇心想豁出去了,吊由底套去往上拉到腰,狠瞪著克一眼,一咬牙便拉起晚服,吊套在腰。

克看著薇薇窄裙拉到腰,腿根部之的三角色清晰可,薇薇今天穿的是蕾底的料,中透黑,不以克的角度倒不是看得很清楚。

克看著眼快要冒出火的薇薇,薇薇吊的子住後,拉直服,然後身挺直,原本就十分窄的走廊就已人十分靠近,乎和克。

「你不得鞋子很不搭嘎?」克吊郎的。薇薇上仍穿著休鞋,打扮的十分怪。薇薇不一言,身回室。

「才乖嘛!」薇薇到克在身後得意洋洋的大笑,忍著怒火,上原本搭配服的高跟鞋,三寸高的黑色高跟鞋,薇薇心想在荒郊野外穿鞋子,真是荒!

看到薇薇走出,文好不容易一口,但是非常薇薇身上的衣著,然後看到薇薇身後走出光著上身的克,文有想到薇薇的委屈,反而有妒意,他人在什?薇薇在哪衣服?

「那混!」薇薇直接走到文身旁文好毛毯,低咒。

「你什要衣服?」文急。

「事。」薇薇心中有,不想回答。

「你在搞什鬼?」文急的,克走,文只好嘴。

「穿真舒服!我可以始了。」克句,人都呆住了。

「始什?」文茫然的。

「心理治啊!你忘了?」克故做的。

「!不用吧。」文想拒。

「不!客!我不你收的。」克故做,同拿起啤酒,坐到毯子上,同示意薇薇坐下,薇薇奈只好坐到文旁。

「你坐那,才像治。」克示意薇薇坐到文另一的椅子,三人正好成一小圈,不同的是人坐在椅上,而克半躺在地上,用手肘起上半身。

「放,上一定要放。」克故做,人有回。

「哪始呢?了!性始,上夫妻之的多半是由性引起的,你的性生活怎?」克大言不的,文心想又了。

「方面!」文不想多。

「是?一周次?」克不放的,眼神向薇薇交叉的腿,窄裙因坐下上拉露出的大腿,克放低,企再看深入一,不只能看到一黑影。

「方面我。不要再了!」薇薇的。

「不是吧!上要是能女人足,那女人可就乖乖。」克自以是,薇薇哼一,不想理克的胡言。

「那可不一定!每人的角度都不一。」文沈住,冷的克周旋。

「才怪!我那婊子女友就是被我治的服服,我哼都不哼一。」克企自其。

「那可不一!男人在外,女人就不多,那是正常的。」文心想要是像你的一,那就不自己女友了。

「胡!我那婊子本很,要不是那混的夥比我大一倍,那婊子才被走。」克倒是自己出了,不文心想,能大一倍的,那克的家夥是小的可,薇薇倒是相反,想到在子瞥的克下,已很可怕了,照,走克女友的男人,那西是巨大到法想像。

「不吧!是有其他原因?」文是想移,主太危了。

「而言之,女人只要有,又能她足,就了。」克自以是的下。

「的也是,很多有的男人,不是娶很多小老婆。」文才出口便後悔了,不太浮。

「啊!趟我去墨西哥就是要搞他的三四美女才!」克嘿嘿的暗爽。

「你些沙文,把女人看成什?」薇薇再也忍不住人狂妄的言,站起便想。

「慢著!你去哪?」克笑吟吟的,薇薇站起前,交叉的腿分,克透火火光照射,那一那,克看到薇薇腿之的色。

「我累了,想去休息。」薇薇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。

「早耶!你想怎休息?」克的。

「她休息!我聊天就好,她明天要送你去墨西哥。」文打的。

「到候我放你走的,你合作!你放心。咦那是什?」克心薇薇,想爬起以防一,突然地上的本,便爬起走去起,文看到克起自己的本,心中狂跳。

「你他的!」克拿起,正好翻到文求救那一,一拳便把文人椅打倒在地上,薇薇得尖叫。

「然怪那子,原是你!他的!我那相信你!」克狂的踹文肚子,薇薇在一旁的眼直流。

「我最恨人欺我了。」克踹累了,一旁拿起啤酒,大口猛灌,酒克嘴角旁溢出。

「你!」薇薇水到老公身旁,蹲下身抱著老公,用手擦拭文嘴角的血,怒克。

「要不要?痛不痛?」薇薇心疼的安慰文,文痛的不出,好一才咳出,不著身椅倒在地上,滋味不好受。

「是你自作自受!」克在一旁大言不,用手背在大嘴角上抹了抹,看著蹲在地上的薇薇,薇薇一心糟急文,一注意到自己曝光,短裙的色被克一。

「我看你老婆教的不是很好,我得你教一教。」克走去,一把便薇薇的手抓住,把薇薇地上拉起,薇薇吃痛,尖叫一。

「你不要害她!」文疼痛中恢,看到克拖著薇薇到火,文意到生什事,克要暴薇薇,文哀求著,希望克放薇薇一。

「我是助你,辣妹乖乖的。」克薇薇用力往地上一摔,薇薇跌坐在毯子上。

「你不要碰她!」文用力扎,想被的手,但是徒功,看著克一步步向薇薇逼,文更急了,恨不得立刻去,但是文在只能躺在地上怒吼。

「我在是要向你明我的,女人要足才,你在一旁看著吧,大者。」克站在跌坐在地上的薇薇面前。薇薇手著地,心想想自己,薇薇害怕的法。

「你混!你不要碰她!」文看到克披在身上的浴巾在一旁,然後下短,一支大在自己老婆面前,有,著克往前,一跳一跳的上下晃。

「你不要碰她,你天的,我要了你!」文看著克半蹲在薇薇面前,一手托起薇薇的下,手指探向薇薇的嘴唇,薇薇害怕的向躲克的手指,但是克有放她,整只大手摸著薇薇的俏,然後慢慢的下移到薇薇的粉子,然後移到薇薇胸前,直碰到薇薇的低胸服。

「你狗的!你不要碰我老婆!」文急的怒吼,眼的看著克抓住服,用力往下一扯,薇薇背後的拉被大的拉力扯,挺的乳房而出,文的嘴都合不,薇薇怎穿胸罩,道……文心中不承想像薇薇想和做?

「天啊!什?」文嘶喊的喉都快破了,被的手都扯破皮,文看著克薇薇推倒在地上,一手便抓住薇薇高白晰的乳房,用手指揉搓黑的乳,薇薇向背著文的一,文看不到薇薇的。

「求求你!停手吧!」文有望,看著克半跪著黑色服扯薇薇,薇薇身上只剩吊和色,克大嘴一咧,抓起薇薇腿跨在自己肩,隔著色三角便舔起薇薇的三角地,文看到薇薇全身抖一下。

「你什不反抗?」文心中始怪起薇薇,什不反抗,什克所欲?看著克放下薇薇的腿,慢慢的薇薇臀部褪下,拉到薇薇的跟,然後一手便摩擦著薇薇的阜,玩弄著薇薇曲的毛。

「天啊!有人可以救救我?」文喊著,瞪大眼睛看著克一手握著他巨大比的,又黑又粗,巨大的在薇薇的阜上摩擦了下,文心中的恐到,他不想接受,克另一手抓起薇薇的大腿,薇薇的臀部也被高。

「薇薇!」文望的呼喊薇薇,他希望薇薇能力反抗,不要被奸,但是文看到克巨大的入薇薇下,慢慢的整根也深深的插入,然後托起薇薇的臀部,文到薇薇呻吟一,看到臀部被托高的薇薇往後仰,著眼。

「你狗的!」文望的低下,看著老婆被,文有嚎滔大哭的,看著克一下又一下的抽,而薇薇口中越越大的呻吟,克一大手也著,不搓揉著薇薇的乳房,文看到薇薇的手居然靠在克胸膛,手指深抓克的肩膀,文心中一片空白怎?

「薇薇背叛了?」念再也不住了,看著薇薇被克抱起,坐在克腰上,手抱著克,克婪的吸允薇薇的乳房,薇薇的腰主配合克的抽,前後,文心中痛苦了。

「薇薇!你太不了!」文心中始怨恨薇薇,看著克又薇薇放到地上,起薇薇一大腿,靠著克胸膛,文可以清晰的看到克的在老婆身上一一出,薇薇的呻吟更大了。

「爽吧!辣妹!我可不是的!」克下急抽後,全身一抖,接著在薇薇身上,但是大夥留在薇薇。

「好久碰到好的女人了!」克一抽出留在薇薇的,一身,一白的液黏在上,克手抓起一旁薇薇的,自己的擦拭乾,又挑逗的在薇薇部抹了抹。

「我今晚可以上好次。」克小的在薇薇的耳旁,薇薇躺著有,到在只有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,到克的,眼睛了。

「好爽!」克爬起,一手仍拿著薇薇的三角,走到桌前拿起啤酒就灌,然後拿起走向文。

「你混球……」文然,但是看著克手上的,垂的。

「!我和你老婆有一整晚上要。」克赤裸的下身在文前晃晃去,文到一股刺鼻的腥味。

「走吧!到去,外面冷。」薇薇走,用毛毯遮住赤裸的上身,文愕的一看,只到薇薇下半身的吊和吊著的高,腿的阜有白色的黏稠物流下……

「啊哈哈哈!你有!哈哈哈」克大笑,然後沾物的三角塞住文的嘴,一股腥臭直往文喉直,文心中怨恨但不出音。

「我嘛!你一定法足你老婆。」克抓起大,一股流前端出,克尿四往文身上,文低下躲,但都是克的尿。

「我先去等你!」薇薇不忍,身便往上走,高跟鞋在野地上不好走,薇薇一扭一扭的走。

「抱歉啦!我可不想一晚上你鬼叫鬼叫!我要去享受你老婆了。」克抖抖,出滴尿液,身下文,光著身子追上薇薇,文行流下,模糊看著克大手放在薇薇赤裸的臀部,著自己老婆入。

薇薇一入便往室走去,文窗中看到克打冰箱,拿出一瓶啤酒,喝跟去。文念俱灰,中在背後的手在地上摸到早掉在地上的易罐瓶,文打起精神,用手指住瓶用力摩擦子,文企把住手的子割。

克跟,一便踩到薇薇遮著胸部的毛毯,薇薇背著克正套上早先克拿在手上弄薇薇的睡衣,克咧嘴一笑,走向前去,身後一把住薇薇,抱的手掌正好抓住薇薇的乳房。

「小!舒服?」克吃吃的淫笑,然後吻薇薇的耳根,薇薇一笑回克,克歪了,薇薇回身推克,自己坐倒床上,薇薇看著克,慢慢的挪移到床。克再喝口酒,一踩上床,腿下垂的大在一晃一晃。

「我和你先生的比大?」克狎淫的。

「你呢?」薇薇一一改姿,薇薇身上的白色睡衣只能住薇薇的大腿根部,薇薇性感的起人的腿,一手一下的吊的子,然後手指住大腿根部的慢慢的滑下,克的眼直,胯下的大又了下。

文窗中看到一人影站在床前,而一身影坐在床上,文加割子的作,但是瓶不是那利,割了久只割一些,文咬著牙,他一定要仇。

「好像不是很人!」薇薇交替下腿的,克爬上床,腿大的站在薇薇面前,著一股腥臭的大,在薇薇眼前晃晃去。薇薇自的半跪起身子,一手握住滑的,唇,忍著腥臭,慢慢的含下克粗大的。克舒服的一手抓住薇薇的,半垂的又逐硬起。

文不敢置信的看著窗映出人影的作,薇薇玲的身半跪在克粗的身材前,一前一後的作,文知道薇薇正在替克口交,文只得天昏地暗,才知道自己是多薇薇,因失去薇薇的痛楚正烈侵文的心。

克拉起薇薇,胯下的大在薇薇心的含弄下已硬如。薇薇身上睡衣的一吊已滑到薇薇的肩膀,薇薇的半乳房暴露一半,克一手滑薇薇另一的肩,睡衣倏地滑落到床上,薇薇手本能的遮住前胸,腿半交叉的著。

「害羞什?!我都看了。」克抓住薇薇遮住胸口的手腕,有任何阻力的打薇薇一手,克注著薇薇,薇薇豫一下,慢慢的在胸口好遮住乳的手放下。

「真美!你是我看最美的方美女。」克意的一笑,恣意的欣薇薇凹凸有致的裸,然後克用手抱著薇薇的腰,用力的薇薇。

文看著人站在床上,窗的高度文只能看到人的下半身,文看到人在一起,而薇薇的半勾著克的大腿,文不再看,更努力的想要身。

薇薇手勾著克的脖子,而克住薇薇的唇,肥厚的舌在薇薇嘴滑,探索著薇薇的香舌,人的舌交在一起,而人的身克的大在薇薇的胸部和小小腹之。

人分,一黏的唾液克的嘴到薇薇的唇,克得意的再灌口啤酒,然後剩下的酒倒在薇薇身上,薇薇任由啤酒沿著自己乳房流下小腹,冰冷的啤酒流到薇薇腿之毛茸茸的部,啤酒沾了薇薇的毛。

克薇薇推靠壁,人的乎到,然後一提起薇薇的大腿,薇薇一手住克脖子,一手抓住克粗大的,往自己阜塞去,站著的姿薇薇的下更,道壁的收克的,克稍微降低身子,由下往上,利的刺薇薇子深,整根入薇薇。

薇薇忘我的呼一,大腿住克的腰,克托住薇薇的臀部,滑的舌舔遍薇薇的,克抽插十下後,在薇薇由呻吟狂呼之,突然放薇薇,忍的大薇薇硬抽出,著眼睛快登上峰的薇薇,神的眼睛。

「我享受更刺激的。」克薇薇放倒到床上,翻薇薇的身,薇薇像狗一趴在床上,薇薇不知他要什,便任由克。克一手由薇薇腰,反搓揉薇薇的蒂,然後吐口口水在自己手心,抹在在自己上,然後用摩擦著薇薇的屁眼。

「不不要……」薇薇意到克要什,有害怕的要往前爬躲,但克原本弄唇的手反用力薇薇向後拖,不薇薇躲。

「!看子你是女。」克很得意自己的,分薇薇屁眼的旁括肌,毫不香惜玉的插去,薇薇叫一,克毫不容情的前後抽插,一道道血,露在薇薇外的旁滴到白的床上。

薇薇痛的乎快昏去,薇薇一的呼反使克更加,反抱起薇薇,薇薇成坐在克腿上整根大乎塞薇薇屁眼,到薇薇的直壁,巨大的刺激薇薇乎去,而克黑的手指毫不容情的插入薇薇的道,一一出的抽插,克意未,改用根手指一插入薇薇扭的阜,克另一手扳薇薇的嘴唇,揉捏薇薇的唇。

薇薇屁眼的痛逐麻,摩擦的度薇薇的液狂,屁眼排泄物像洪水般出,被克巨大的住,薇薇小腹的非常受,色液著血水沿著克的出,而快速摩擦著敏感蒂的手指,薇薇的道婪的吸允克的手指,巨大的指摩擦著道壁,薇薇的淫液狂而出,前後攻的刺激薇薇逐失神……

文薇薇的叫心如刀割,看著不上下晃的旅行,文知道克又再有他的妻子。只是叫的爽,文心的自尊底被粉碎,和老婆做老婆浪叫的大。

克空的手有放薇薇,扳薇薇的嘴唇,弄著薇薇的舌,薇薇吸著克的手指好像吸允克一,口水由薇薇嘴角留下,的刺激薇薇全身到部,薇薇乎死。

混著的大便,克抽出到限的,翻薇薇的身,薇薇躺在床上,腿半弓靠著克,一股股色黏稠的便和血水薇薇屁眼猛而出,一的白色精液在薇薇的上,後弱的在薇薇的乳房上,薇薇整人解似的失神。

文看著停止了震的子,知道人已完事了,而天的子是那粗,文很想放,反正妻子已被了。

「跟我去墨西哥好不好?我可以情的享受。」克著身黏的薇薇躺在床上,床上的沾人身,薇薇有回神。

「我有很多!那死的行送的,我享受一子了。」克一握著薇薇的乳房,一玩弄著薇薇的乳。

「去洗澡好?」薇薇的,空中漫著一股臭味,克哈哈大笑。

「你答了?」克更用力的抓薇薇乳房,薇薇吃痛,身更近克。

「不洗澡就不跟你去,死了!」薇薇羞的,克了。

「好!那你整理整理,我去洗澡。」克大笑著爬起,光著身走出外。

克有到溪洗澡,反而一路走到文面前,一手拿著,一手抽出塞住文嘴中的三角,文看到克的大趴趴的在丸上。

「你混!你不得好死!」文已快割子,努力想取。

「我就跟你,女人就是要爽就,我你教老婆不好?」克嘻皮笑的回答。

「你天的!」文一怒之下想起,但是手上的瓶反而又掉了。

「不是你你老婆招待我,不在她要跟我去墨西哥。」克拿起文的太穴,文起眼,死亡的影上心。

「你有到你老婆的浪叫吧?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行。」克在文死前不忘奚落他,文起眼,一切都完了。

「碰!」

到,文以自己死了,但是指著自己太穴的管突然消失,文眼,看到一股血由克上出。克不可置信的回,文著克的眼光看去,薇薇著,怒的眼神瞪著克,克碰一倒在地上,薇薇慢慢放下,行清由流下。文力手,爬起走到全身赤裸的薇薇前。

「他了我。」薇薇只了一句,文知道薇薇才是了要救他才克,心中好生愧疚。

「都是我便人搭便才引起的。」文知道烙印很平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一年後,文回家,看到薇薇和一黑鬼和一白人同在床上做,文便自回到台。文有怪薇薇,因那天之後,文再也硬不起。

十年後,上一新,某小老涉嫌猥童,遭受害男女童家人,小老叫

文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