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婉彤> 婉彤

婉彤

晚上十多,彭婉彤默默地坐在七八糟的客沙上。桌上有一碗原封不的速食,女主人上有一朵白花,她的神色著可怖的和,她丈夫甘昌交通意外死去已半月了!

亡夫的事妥,未亡人每晚上都被休止的所,昌出在她面前,一言不,冷冷地看她。她抬看上的婚照片,他那冷冷的目光竟和中一,像把利的小刀,刺向她的心口。

那一天晚上,是他自美回半一月後,婉彤和丈夫冰前嫌,一起去看了一影,又喝了酒。昌回家,汽撞向一路柱,再落山坡著火,丈夫身受重活活死,她及逃出外。

但是,中的昌又在她中浮、和婚照片中的他合在一起,冷冷地望她,像吐出一串「什」的。

她感到一寒意,自言自地道:「什?什?」年前她和丈夫移民美,以一可以生,一可以做士。知境化了,昌竟要去打,她要做洗碗。夫互相埋怨,丈夫喜怒常,有三次竟粗打了她。

婉彤恨自返港,遇到男友周松。周松婚、她入住他家中的客房,那一天晚上,他一起喝啤酒,互心,同病相。酒精入侵,她的如晚霞,人也便起,任啤酒了她胸前,任惑的乳房更突出了,在她豪放地微笑著上眼,她感到上衣被拉高,眼一看,周松大力去她的衣服,手大力地握住她的胸脯。

她尖叫起,同到他已赤的了,硬梆梆的具如高射炮似的向上著。她充了恐、不安、畏和羞愧。

「你……我……」她本想你不要、我已有丈夫,只出字。因周松在太快了,他迅速光了她,抬高她一,把她在沙上,用力揉捏她的乳房,痛得她水直流。

他再狂吻她的下身,舌尖磨擦她的洞穴。她法扎,也法打他,又咬不到他。

「不要啊!」她尖叫著,但周松已迅速有她了。在他深入她肉的那一刻,婉彤只感到很不起丈夫。她想扎反抗,但在他的火棒直,碰她的核,她的火般辣,那是昌打在上的痛楚,是偷的羞,她也不知道了,她只是抱了他,像野一和他互相撕磨,互相吼叫著。

他都大汗淋漓,她的高潮也了,她呻吟著,但他竟拔出她一毛、使她如一般狂叫。他也了,她才又回才那呻吟。

自那一次的杏出,婉彤返回美後,就原了丈夫的粗暴。昌也再打她,嘴角不有嘲弄的笑容。

汽下山坡著火,她爬出外,受重的丈夫巳出不了,冷眼看她。她那好像明白了他的眼神的含意,他已知道太太杏出了,究竟是她中或酒後吐了真言,是她怪的行告了他呢?

她想:她已偷了,既然她已不接受丈夫、什要冒死救他呢?

本,只要她打司位的,替他解安全扣,拉他出外,丈夫就不死。但是她有做。是偷的羞心使她不想再丈夫?

深夜十一了,,是婉彤大的男同李志新。他安慰女主人,人死不能生,叫她不要太心。但是,她分明感到只是表面的外交令、他森的目光直透她的心、似洞悉她藏的秘密,且不增他的威的言。

婉彤上一支,交著腿,像自甘落的妓女。她怒地先制人道:「他死了,我的不心!移民的是他、晦的是他、打我的也是他,先踏出一步、和洋妞鬼混的也是他!」

李志新好奇地看著陷於竭斯底理的少道:「他和鬼妹玩?你怎知道的?」「是他一次酒醉告我的。那鬼妹才二十。」婉彤以前丈夫酒後的自述:

那鬼妹是大生,曾向我我路,後向我借。她跟我回家。她身上只穿短背心,入屋她的屁股了一下,向我的下,回看著他凸起的那,笑了。

她大得使我震,大力去背心、大白奶走近我,行去我的子。一手握住我的是非根拉入房中。我急切地下鬼妹的短,大力握抓她的巨乳,手指用力挖她的小洞。

鬼妹怪叫、推了我,大跳扭腰舞、波狂跳如打鼓、金色的舞像。她在床上了一式、如日本人跪坐但大腿,身向後仰手反按床上,粉嫩的大腿白、向天怒的三十八寸巨乳如座沉睡的火山。

我跪在她腿中央,具先在鬼妹的坑道上出力磨擦,她依鬼叫流出了淫水,在她全身我全力一插,有了她,一下出海用力抓住每豪乳的四分之三,借力狂抽猛插著。鬼妹又笑又叫、呻吟似女鬼喊冤。逐地,鬼妹由震而抽搐了,好像痛苦分似的。手失去支之力而仰躺下去,伸直像死。

呻吟使她比、抽搐又使她比痛苦,她左右身、都被我用力住,不能。鬼妹大叫救命,而我力咬她的豪乳,向她射了精。

鬼妹地抱我,不停吸吮我的乳。

婉彤述著亡夫甘昌生前和一美少女鬼混的程,仍怒未消地:「太了!他做了那事、竟不知羞在我面前其。於是,我憎恨他,那次的交通意外,我逃出外、拿著手袋、面有一手提。假如我上打九九九、消防救在五分到,或昌不死,但我有!什呢?因我好怕,同也很怒,彷鬼妹的淫笑忽然出,十分刺耳!我有手死他,眼看著他的亡!」

她激得胸脯起伏不停,像要破衣而出。她看著上亡夫的照、充恐。她的心十分弱、需要男人的安慰。她希望李志新她:「不是你的。你死逃生,又是女人、必定恐度,思想一片混,又怎想到打呢?」婉彤求援的眼神看著他,突然地她恤衫的衣已被解了,魔鬼般人的乳房跳出,挺地在抖。

「你……做什?」她吃地想扣回衣,但豪乳已被他俘了,他每手握住一。她扎怒著他,在接到他的目光、他的眼好像解剖刀,直插入她的身,表示她的疑。他好像在:「一生意外,不相的路人也相救,而你竟丈夫活活死、不加援手,太冷血了!」

她大失色,充犯罪感。但他的眼神表示他的疑,仍有多少相信她的能力、如何要他相信,她有法。

李志新放了手,抱起她入房,放在床上,光了她,再自己衣服。房中也有她的婚照片。仰躺床上的她,感受到亡夫冷冷的目光、和李志新狡猾的笑,她面重的力,她下感受到,亡夫好像忽然照片中走出、站在床前怒她是夫偷的淫!她李志新的性器正想入她的下,就地起。但她爬起,竟被他扯住,塞入他腿,具伸人她口腔大力搞。

婉彤亡夫的憎恨和抗拒、使她突然改主意任他凌辱。既然昌她落,那就底一吧!她大力吸吮他的具、而力十足的胸脯在他的大腿上,使他上有排泄的,但她立刻吐出是非根、向下滑落地,上半身仍伏在床上。

李志新忍了一,就下床。婉彤注意她、只是意地看著上婚照片亡夫的照冷笑,好像在:「在你死,更干涉我的自由了!哈哈!我就和另一男人做你看!她有色的,心中只有恨、甚至忘了李志新的存在。

他站在她身後,抬高她的臀,以具慢插入她的道,力抽插她的道。但婉彤一也不情。她看著床一面大,中的她已身大汗、也了。她一的乳房狂跳不已,而她只是意地亡夫的照自言自,好像在:「我勾引男人了,你死吧!」

李志新在她耳旁:「你老公在床上和鬼妹上了,你不能鬼妹比你嘛!」惋丹真的好像看了亡夫昌在床上和鬼妹在鬼混,妒忌的火起了,而他正手摸抓她的腰,使她上了。她的上卡身如水蛇游泳似的,在他力抓之中,她狂著身,大白奶狂跳、好似一狂、使上果子跌下一般。

她喘息低叫著,她的一沉甸甸倒的巨乳是晶的水珠,被他握抓之下,成各形,水珠成汁水,有如出乳汁。由於太滑、他握住的奶子又被滑走了。

婉彤出了息般的呻吟。

李志新以一秒三四下的高速向她狂插,使她出哭泣似的叫床、口吸如一毋狗,他在挺之中手又抓腰摸奶,她不住大叫:「哎呀!我死啦!你、你不要大力呀!」

,她全身起了性的震和抽搐,在的高潮和痛苦的抽搐中伏在床上。他拉她上床,她在他身上,具自滑入她的道,向她射精。他狂吻她,用力握捏她的乳房,甚至用力咬她的乳尖。

婉彤只躺著任他所欲、伏在他身上喘息不,在痛苦的搐逐消失、她灰白的也逐,她邪笑著享受快感的波。

李志新疲乏入睡,婉彤反而睡不著,她起上一支。她不明白什和他做了,是她淫性的露、是亡夫恨末消,是她心的空和混呢?」她不安地目四看、目光逐停留在上一二十寸婚照片上面,她的丈夫昌怨恨地看著她、使她不寒而僳,彭婉彤看一下自己赤裸的身,和床上一熟睡的男人、她自言自道昂「你已落了!」

在她哭笑不分的上,她吸了一下,意地向那相片。怪事突然出了。甘昌自照片中走出、在她面前坐下。一恐怖而神秘的震僳使她出不了,也法。另一方面、一死亡的又使她生了畏和冷。夫妻的目光在交著。而他於口了:「最毒人心,你人不用刀,不必自己手,太高明、但也太可了!」

婉彤像桑的妓女、雪白人的巨胸格外淫,她吐出一又一的圈,小嘴一扁道:「你那次的事是我了你!是汽?是你!是失事撞?也是你呀!至於我,什不替你安全扣、拉你出外?什我不打求救?我已受度了,而且我是女人!」

「人在生死存亡是可以超能力的,一力的女人在火中了救她的子,可以比她重的衣挪。但你!你有!因你已不我了!有一件事,更明你是蓄意我!」

「我蓄意你!」她狂笑,蒂跌落,灼痛自己的胸,大白奶如怪狂扎,使她心而疚、感到自己是淫。

「那一晚,我做完去看了影、然後去喝酒。你明知我喝了酒,不阻止我,分明在等待意外的生、咒我的死亡!」婉彤的心一狂跳、陷入了沉思,那一晚,丈夫求她原曾和鬼妹胡混的事,他也不她曾否他戴帽。

他希望彼此都忘去、重新始。他的真的打了她、以致昌狂地光她的衣服,她不再、反而有、大力握住他的是非根、它的比力、粗和硬使她的嘴角邪笑,她全身被力遍而爆炸了、上充扭曲痛苦又的狂笑,大豪乳狂跳如怨偷,他那利的矛一下便了她的城池,大力搞,而她上眼迎接他的吻,跌在床上、在她生微的快感昌已了。

於是她的指甲陷入他的臀部、屁股如被蛇咬般,高潮也很快出了,她呻吟著而不能自制咬向他的肩部、丈夫也同力握她的巨胸,他同入了天人合一之境、分不出你和我!

是她的第二春天。她和丈夫去看了一套文大悲,片中的男主角被一美女引,做出不起太太的事,後太太然原了他,他因疚在一次酒後汽崖身亡,昌和她都哭了,也相而笑、前嫌。

然後他去酒吧喝酒,一身材惹火的金女郎醉向昌挑逗,他握住太太的手她:「世上任何美女都不能迷惑我了!」

深夜,丈夫她回家。半醉的婉彤想阻止昌、但酒後的幻出昌和鬼妹在汽鬼混。影中的男主角太太不忠、酒吧的金女郎一波跳出衣服外,昌竟吸吮她的乳房。

「婉彤,我搭的士,是由我呢?」昌。

「由你吧、我相信你!」她感到音已有酒意了。然後,就是汽失事,著火燃、丈夫被活活死了。

婉彤回至此、甘昌已消失了。他返回婚照片,怨恨地凝她。

她看著床上的李志新,和全裸的自己。看了看豪乳上的水,望向窗外天的星星:「我真的是死丈夫的手?。」

【完】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