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警花的筆記本電腦> 警花的筆記本電腦

警花的筆記本電腦

某日深夜,墅悄悄的,,道光而近停在一座小墅的院子,子停好後,下一位穿著警服的年女警,好後,警花走到墅前,掏出匙回家。

,就是我啦,我叫林汐,今年22,身高1米68,相嘛,自我打分90分咯,嘿嘿自下,我是3月前警校,由於成比好,後分配在市局工作了,我的性是於比活,性格算外向,所以在位,不管是是老同志是同人,相都比融洽,大家都比喜吧。

我掏出匙正回家,突然看到不的小林一道光,了下就恢黑暗了,在我以是的候,那光又始,我不禁好奇起,那是什啊,想著想著,我就向光走了去。

了片小林,我看到不的一棵小下,放著一色的本,「哎,是掉的呢?」我自言自道,下腰了起,「喂,有人,的扔在了?」我如此喊了,周是悄悄的。

我心想,哪粗心鬼在的吧,已很晚了,我先拿回家好了,明天失物招吧,想到,我拿著,就回了家,了室,我把放在了我的桌上,然後把制服了下,去浴室美美的洗了澡。

洗漱完,我回到室,我禁楞了一下,「啊,我明明把扣上了,是啊,自己又了呢?」,著,我抱起,趴在了床上,下有仔看了,竟然桌面,除了一我的文,其他的都有。

奇怪了,是熟情捏,想著,我不由得把鼠移到我的文上打,呀,啥反,正想著,突然屏幕上蹦出行小字,1,慎打程序,後自定有者(限女性);2,後部情程序同,不可,不可更改;3,情,有者角色(容貌不),出角色,事件;4,情系空,有者感官度100%,身;5,每情都有藏情,件有者自行,物,重;6,色健康。

砰,我直接趴倒,什跟什啊,看了半天看不明白,在科技有……我以扶,「估面有什秘密吧,唬人是想人不去看吧,哼哼,我偏看」想著想著,我般的重重了下,啪。

文打了,面出了十文本文,粗略看了下,砰,我又直接趴倒,竟然全是0KB,空的啊,我握起了小拳,著,冷,冷,就今天是4月1好了,,眼角意一瞥,些文以很察的率微微著。

我的好奇心又起,便了一文,啪,打的同,一道光屏幕中射出,而我在正好全神注的看著屏幕,被光罩正著,光在我的全身瞄了一下,回了屏幕中,我被情形得微微著小嘴,好像反映不生的事情。

屏幕上蹦出一行字,身份林汐有者,符合要求,分指92,程序,有者了15情,情入中稍候,然後屏幕就黑了,彷了一般,我一黑,什情,什有者,入,有才。

然而我完全忽略了本怎有我的料。

正在我愣神的功夫,突然所有光全,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只能耳呼呼的,而我的身也跟有人拉扯般,而旋,而翻般的漂浮。

一的功夫,眼前忽然一亮,我出在一有著昏暗光的小路上,……是哪啊,我明明在家的,道真的是那本有的魔力,我的大一片空白,一接受不了的事,,海一行字,15情正式,角色名林汐,XX大生,18,情度4星。

什!!!竟然有的事,校了,竟然年也小了,正想著,一吹,我不禁打了冷,仔一看身上,同也大吃一,我在的打扮竟然是一身黑色的半袖衣短裙,於身材高挑的我,真算短裙了,裙勉到大腿根下方10多公分,然平我也算大方,但是也有穿短的裙子。

修的腿上套著一黑色小巧的丫穿著一8厘米的黑色亮漆的高跟鞋,OMG,於平不怎穿高跟鞋的我,走路也算太有度了,看完了自己身打扮,我心想算什破情啊,哪有生晚,穿著身在偏僻的地方,要是遇到人不就出事了。

是早吧,我仔辨了一下方向,北面很的地方,看著是些高大,去人多的地方就安全了,便,想到,我始向北方走去,比倒霉,由於平不怎穿高跟鞋,在一下穿著,走起路真累,高跟鞋的鞋跟在的夜出清脆的。

就走了大半小,路上竟然一人都看不到,看著方的高,彷一都有接近,一走路,一努力保持平衡,使得我在脖子很酸,正好路有大石,石上是一片草地,是歇歇再走吧,走到石,找了一片相平坦的地方,坐了下,。

,道光到近的夜色出射,原是一汽了,我一喜,於看到人了,上石上站了起,子在我附近停了下,由於的是光,在夜色中待久了,我一不,晃的我不眼,不禁抬起手放在眼前稍微遮下。

猛然看到一道黑影迅速接近中,等我反,黑影已抓住我抬著的左手使向我背後一扭,我啊的一,不由自主的被股力的了身子,我大吃一,幸好平的一直落下,上用右手肘猛向身後的人,同左腿曲,用後跟踢向那人的下身。

但是抓著我手的人反也很快,迅速用左手扭住我的左手,右手手掌直接握住了我的手肘,使我的攻有得逞,迅速的用腿住了我的,攻失了,使我在的姿成了著地,一手被牢牢的抓在身後,另一手也不得,要不是他抓著我,我都以保持平衡的站著了。

我拚命的扎著,但是抓著我手的伙力很大,而且我也得奇怪,平的候我也落下,什在候我的反慢了,而且力也有以前大有使不出,好像成了普通的女孩一,正在我又一使扎的候,抓著我手的人突然分放了我的左。

著我的力往前一送,我一下失去了平衡,右腿一膝不由得曲了,整人慢慢的向前倒了下去,但是由於他拉著我慢慢往下送,所以被他著把我按得跪在路草中,我的左手依然被他抓在身後,他的右手也我右手胳膊,抓住了我的右手腕,也扭到身後。

且一大手把我的手在背後平行抓著,另一手拿起了一根,好像事先整理好了一般,直接抓起子折中的位置,我在使晃著臂想他的制,下一刻就感到他用子在我的手腕上,我不禁心中焦急起,要是被他利的住手。

那我耗反抗能力了啊,想到我又使扎著,想把手他的手中抽出,不他容易的把我制服,但是是很奇怪,我的力比以前小了很多,然很努力的想出,但是著手腕上的子一圈圈的住,慢慢收,使得我的反抗越越力,在捆了4圈8道子之後。

於被他把我手平行著捆在了身後,我心中大急之下,突然想起什不大呼救呢,等我想喊出,他好像已想到了我想什,兜掏出一新的,一捏我的腮子,我不禁把嘴了,他猛的把一下子塞了我的嘴巴,我下一刻的呼救成了沉的。

後他又掏出了一布,中了扣,等我把嘴的吐出去,就立刻用中的疙瘩住了我嘴的,然後抓著布在我的後打好了,下我想把嘴的吐出去,直是不可能了,就在我以堵嘴告一段落的候,一直背,我看不只知道是男人的人。

又掏出一大口罩,把我的小嘴和鼻子一起蒙住,下我更不可能自己小嘴得到解放了,做完些,男人走到我身後抓起捆住我手的子,把我平行在身後的手抬得很高,使得我不得不挺起胸部,然後他把子我背後到身前胸部上方,又拉到背後,反覆了3圈6道子,然後在我胸下方。

也如此了6道,在身後打好,剩下子,就我腋下穿到身前,在胸下方的子收,等我回神,他又拿出一根子,折後在我深厚的子打好了,然後背後上方我的左肩膀拉到身前又向下拉,穿我胸部下方的子想上一拉右肩到背後好,在我胸部子的候。

伙有意意的故意摸了摸我由於捆而得常挺拔的胸部,我不禁了眉,想抗由於嘴巴被堵得很而只能被翻成的音,但是他好像不在意似的,依然很注的著我的捆,在我背後打好後,剩下很的一段子,他沉思了一下把子在我腰了圈。

在身前打了後,向下拉穿我的腿,我的敏感地後,然後和我手腕的子打,一,要是我的手向下扎就拉胸部的子,向上扎又刺激到身下的子,使我苦不勘言(然想言也言不出)。

在的我嘴巴被的堵著,出的音也就跟蚊子叫似的,手又被的在身後,毫不得,做完些,男人好像放心了一些,送抓著我身的手,走向子,失去了他扶著的我,一重心不,一下子坐在地上,又了一下勒在私密的子,一酥麻感遍了全身,我一下子坐。

在地上不敢,不一男人手又拿著索走了,看著他低盯著我穿著黑高跟的腿,我明白了是要把我的也住,我下意的把腿蜷了起,看著我的子,男人於了,他低沉著嗓音:「已反抗不了了,我你是合作一,少受苦,否立刻把你就地正法了,嘿嘿」。

他完,我不由得身一,也知道在反抗也有效果,只好坐正了把腿在一起伸直,男人也不多,拿起子在我身下敏感的子那穿向下拉,腿跟始,到踝甚至穿著高跟鞋的面都放,一圈圈的下,逐一腿穿收,在捆的程中。

他的手在我修的黑腿上面足了手,明感到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,完我的腿之後,他看了我一眼,又向子走去,我趁著扎了一下,身的子有一的,手是的背在身後,腿也像原本只是一腿,毫分不。

在我心希望候有人或者子路,我也好能救,但是一直希望就有,反而身子在身上的感一直充斥的全身,在是真正到了什是助和望了,四肢被,嘴巴被堵,要在自己身上生什事都法,我大也遇到的事情。

心之中一不出的感一而逝,好像自己很喜,我立刻了,好像要把念甩出海,我在想什呀,我怎可能喜呢。

正在胡思想中,很少缺很的男人又回了,由於我被坐在地上,他下腰,把我抱著站了起,又到了我身後,我正想著他又要什的候,他已在身後握著我的小手,把我的手指都往手心曲,我握成拳,然後感是用一小袋子套在我的手上,袋口上有可以收。

把我手都套上之後,我已底望了,不要指望我背後的手可以摸到解身上的子了,手上的小袋子只要人解,我背後的手永是握拳的,套完我的手,男人把我在一,腰在地上著一很的布,我望著他忙活著些,心中不的敲鼓,他大一布什。

道我躺在上面,道像他的那,在就把我……就在我已不敢在往下想的候,他已好了些,扭走了,把我腰抱起,道我的心成了,我急忙在他扎著,可是全身被捆的象粽子一的我,的反抗他,一影都有。

反而他抱著我的手在我身上大吃了一豆腐,走到布的,他把我放了下平躺在布的一端,然後抓著一端的布,把我翻了去,布裹住了我的身,一直了3圈才到,然後他把捆裹得像子一的我又抱著站了起,掏出了一卷布,在裹著我身的布外面著,到了下。

裹得很,使得在布的包裹之下,我曼妙的身材也是一疑,裹完之後,我心中不由得一,一已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孩子,至於嘛,就在我得已法在我身上加什了的候,他又抖了一大袋子,我借助光才,竟然是睡袋,他把睡袋在地上好,反身把我抱了起。

把我放在了睡袋中,然後把睡袋往上一拉,使的睡上始,套到了我的脖子,然後他把睡袋的袋口在我脖子,直到候,我已完全有想的想法了,在密的捆和包之下,根本有靠自己的力量逃,只能看老天到底想怎安排我可的女孩啦。

,他也真什可往我身上加了,在近的力下,我看清楚了人的,很角分明,一自信的,他我笑了笑,在我上了,著:「,咱回家了。」完,拿出布,在了我的眼睛上,我的眼前立刻陷入了黑暗中,然後他用另一卷布在我的眼睛。

完又拿出了一感象皮子一的西在我的眼睛,我知道那一定是皮眼罩,在的我都被他情的了,蒙完了我的眼睛,他又把睡袋口上的睡帽我戴了上,在我下巴好,在的我了,扭都是很勉,我在心在想,死的本,老天整我。

一切都做完了,感他把我抗了起,走了步,把我放了下,我知道,他已把我抗到了他的,子重新了,了起,而身上下不能的我,在完全失去自由,失去能力和的情下,著忐忑而奈的心情,等待那法果的未。

(1)

子了很久,尤其是我在重重的束下,身不能,口不能言,眼前一片黑暗,我又不知道要面什的事情,可想而之是一什的煎熬,又著扎了一下,可是本身手上的子就把自己得像粽子一,又被用布裹在全身,再加上外面睡袋也好像改一般,的在身上。

在的我就好像一被裹在子的小,努力的果也只是在裹著束的情微微蠕著身,大概扎了分,一效果有,在密的束下,只能感到到身的完全不使,想喊救命又只能喉深出微弱的「唔…唔……」,喊不出,看不。

在布和睡袋的包裹下,量不容易散出去,使得我出了一身汗水,但是也迅速被包裹住我身的布吸收掉,嘴巴也是束,在的扎我呼吸不,鼻子力的呼吸著,只得稍微平了一,放了努力,竟徒也只是白力……

一路上的簸使我慢慢的感到一困意,自己也不知道候就睡著了,迷迷糊糊中,子好像拐了之後停了下,片刻後,那人把我抱了出,又把我抗到肩膀上,的我毫反抗能力也有,只好乖乖的一不,任由他抗著(不由著他也法)。

著他的音,著他的音,又到他的音,下一刻他就把我肩膀上放下,站在地上,然後猛的抱起,慢慢的放到一柔的床上,摸了摸我的蛋:小乖乖,在我到家了哦「,我的想躲他的手,但是在扭一下脖子都。

只能被蒙堵著很的小嘴中,出很微弱唔唔抗,著男人得意的笑了,把我往面推了推,後竟然也上了床,躺在我的身旁,我心一下子起,不知道他想什,可在我下手指都是奢望,更反抗了。

沉默了分後,他把我扶了起,手解了睡袋上的帽子,解了扎我我脖子睡袋口的子,慢慢把我睡袋中解放出,把睡袋放在了一,又始解在布外的布,把我裹在身上的布也身上扯了下,我一下子了很多,起腿可以曲什的了。

但是看他有想把我蒙眼和堵嘴的束解,只是把我蒙住嘴和鼻子的口罩拿了下,是的塞住我的嘴,而勒在嘴上的那根布,是忠的守著嘴的,不它我的小嘴逃,黑暗中,正在我不知道他接下想什的候。

他猛的把我一拉,我哼了一,被捆著的曼妙身,不由自主的倒在了他的,他抱著我,一手不老的揉捏著我的胸部,另一手也在我穿著黑色的腿上回摩挲,完了,他道想把我……想到我立刻扎了起,努力晃著身。

躲避那在我身上摸的手,可是一切都是得那的徒,手高高的反吊在身後,腿也是被子密的在一起,毫也分不,被他抱在大吃豆腐,一法也有,而他一手也是回在我胸部,臀部,以及滑的腿上大做文章。

而我在也是徒奈的眉,一著,一努力躲著他的那手,小嘴不的唔唔著,想又不出……,就在我被他挑弄得身,意模糊的候,他突然停了下,我不由了一口,但是一小小的失望念一而,自己也被了一跳。

我是在想什呀,道我是希望他下去,想到,我上立刻起了,那男人把我他放,我朝下我趴在了床上,竟然啪啪在我屁屁上拍了下:小,你真是妖精,害得我子「我一,恨不得蹦起了他。

但是手被捆著把我拉回了,毫拿他有法,正在,他把我的腿曲起,在踝的子穿一根子和我手腕的子接好,在是被他四倒的在床上,翻身都困。

他在我上了,柔著:小乖乖,我去子,等著我哦,「著,我著他的步走,在身上少了束,再著扎,反而回扯了胸部和私密的子,每一下,好不容易起的力,一下子就卸掉了,只得放了。

了一,那人回到了我身,解接在我手上的子,把我翻身平躺著,了我由於布勒著而微微的唇:很晚了,好好休息哦,明天再收拾你小妖精「,完,他在我身躺下,一手著我的腰,不大功夫就到他微的鼾。

我心中啊,大了一次手被著睡,在已定了一件事,看本有魔力,把我到了未知空,在的情是我被上伙架,於明白了什是情任,看我需要想法逃。

但是在情下又不能扎,太大醒了他,不知道怎我呢,一再把我包裹起,那可是一都有了,唉,在不被侵犯的候,假乖乖的好啦,伙放警惕,想到,心理平了很多,但是身的感又不的我心。

彷我有喜柔弱,助的感,正想,海中一行字:有者M性醒,得,衣吊一套(),是否定束情。

看到,我豫了下,似乎有不太得在的感,但是於第一次遇到的情,我是慌忙了,又一行字示出:由於有者一次激活本程序,外物品:()。

下一刻,四一片漆黑,和到空一,了才那的漂浮,四周忽然又亮了,我是在我自己家的床上,是趴在床上,面前是那屏幕著光的本,道一切都是,眼一瞥,忽然我的手腕和胳膊上了一圈圈的痕,回看了下,腿到踝上也是痕。

我呼的坐了起,啪的把一下子扣上,拿起就往外走把它放回原,但是走了步,在那空的一幕一幕又叫我步停了下,摸索著身上的痕,心情比的看著色本,在空被捆的感又叫我不得掉它。

是留著吧,不易它就好,想到我回身,打了衣的,把放了回去,是休息,就真是一吧,走到了床,的枕果然放著一套黑色蕾衣和吊,一捆白色棉在上面,急忙的坐在床,拿起了那身衣,在手感很柔弱。

真是啊,空出,就是提的物,貌似也新奇,想到,我把黑色衣抖,竟然是一身身衣,身衣的下面吊扣著一副新的黑色,上到下竟然是接在一起的,正,忽然手中的衣空消失了。

眼,身衣已取代了我原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