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三個美女郊遊被歹徒輪姦> 三個美女郊遊被歹徒輪姦

三個美女郊遊被歹徒輪姦

今天因有修的活,刀疤正著他的同夥到逛。

到城市已很久了,可是由於迫於生的故,他有多的去在繁的都市中生活的趣。

他不能肉上的快,而且能在上上一,分到每人上每人拿得都不能算多,但竟是不而的,也符合群色狼的口味。

因此今天刀疤了老的建到了市郊的山上,一欣景,一找合的物。

可他走了一上午也看到目,於是七人走了茂密的林中躲避那炎炎的日光,就在,三美女走了他的。

「快啊,慢,早知道一定不你。」

走在最前面的蕊著快的步子,山的小路走了。

後面跟著穿著空姐制服的航,而背著大包的璐落在後面吃力地著前面人的步。

「喂太分了,你把西都放在我,我慢!」璐停下了步,撅其嘴向蕊抱怨道。

「好了好了,交我吧,你快走吧。」

航回去,接了沉甸甸的包裹,璐立刻像出子的小一跑了出去,直追前面的蕊。

作比自己妹妹年6的姐姐,航是呵著自己17的妹妹,她就高中的同兼好朋友璐也不例外。

次了足蕊「想要出去玩」的望,她走下衣服也不及就著自己的妹妹和璐一起去市郊的山上爬山,可是偏偏任性的蕊要走人走的路,航只好由著她的性子,一有人的山小路始爬山,可也有想到路上埋伏著的……背包的很沉,航背起也感很吃力,可是了妹妹好好玩,她有什,但她蕊和璐的距越落越是不的事,她已逐看不自己的妹妹了,於在走到一棵大旁的候,她停了下。

「你先走,我一就追上去。」

航向前面喊著,蕊的回答:「知道了,姐姐。」

蕊的音,航的心放了下,她走到下,放下了背包,上眼睛歇息一小。

航毫有感到危的,直到她的嘴被一大手地捂住。

她猛地眼,了面前根挺立的。

可的航反抗的也有就被身後的男人拖入了林的深,另外人地跟著航,生怕面前的可人溜掉。

最後航被拖到了一棵巨旁,等她反,刀疤就把手探入她的制服裙狠狠扯碎了她的,把破碎的布扔到了地上,三男人淫的目光一遍遍航性感的身。

她白修的腿因恐而微微抖,在林昏暗的光照射下出一惑的光,一白皙的玉手努力去抵歹徒伸向她身的黑手,黑的著她的扎而左右甩,人的瞳充了迷茫。

看到,早已迫不及待的刀疤又向了坐在地上的美人,他的手伸向了航高的胸部,而那散著臭的嘴了航人的桃小口了下去。

航拚命地躲,逃避那罪的吻,可是她又怎能抵一望身的歹徒呢?刀疤於得逞了,他用力吻住了航,吻住了他面前那遭遇噩的清女子。

可是航咬牙,不刀疤的舌再毫。

刀疤放了抓住峰的手,捏住了航可的鼻子,一分,喘不的航於了嘴,刀疤放了手,他的舌立刻就住了航的香舌。

阿阿在一旁地看著,他注著被刀疤吻著的航,那被制服包住的女他浮想翩。

刀疤情享受著航接吻的快,航徒的和扎更他感趣盎然。

他的手也有著,分了航阻的手把那件制服上衣的扣子一解。

航此的大已一片空白,她不知道三人究竟想要她做什,不知道自己的命如何,不知道蕊和璐在怎了。

可是已有更多的航去思考了,因刀疤突然抬起了,手向一扒,那件制服上衣便向旁慢慢褪去。

「不要你不可以啊不」航拚命阻止那件上衣身上滑落,她心清楚,自己身上的衣服每少一件,留自己的就越越少了,可是在阿阿的助下,刀疤是下了航的上衣。

接著他就把手伸了航的白色T恤,肆意摩挲著航光滑的肌,航下意地扭身,躲避刀疤的魔爪。

看著上恐和的美女,刀疤笑了一,手猛一用力,那件白色T恤便被撕了,航白嫩的肌之在三狼的眼前呈。

更激了刀疤的望,他抓阿手的匕首,著航抖的肌一挑,文胸的而。

刀疤在右手把匕首阿的同左手在航高的峰上一拂,白色的文胸就滑落到一旁。

航的音同起「什啊救命啊」站在旁的阿和阿已然按捺不住,了一人抓住航的一乳房用力揉捏起,航那而富有性的峰手感佳,人更加期待刀疤接下的行。

刀疤看看阿和阿,笑著道:「操,瞧把你急的,一小妞有的是你操啊。」

到,航的扎更加激烈,她不想被三魔取自己的初夜,不想自己的在三色狼的手於一旦。

她的手用力推著阿和阿的魔爪想他的猥就此停止,腿踢打著俯下身去要解自己裙子的刀疤,但是刀疤有侵犯的步,在航的阻之下他是解了航的裙,把航的制服裙身上褪了下。

「啊不」航的尖叫立刻,因才刀疤就撕下了航的,在那美女的秘之便完全暴露在刀疤的面前,一人黑色林若若地遮著航那三歹徒血的神秘地,美女的小腹平坦而柔,看得一旁的阿地流出了口水。

刀疤胯下的已高高地挺立起,似乎上就要射出,他麻利地掉了航的色高跟鞋,接著一把又撕航的膝,抓住航的如藕般光白皙的秀腿,低下去在航的私吻起。

舌不停地玩弄著航那未被男人接的唇,了一,刀疤抬起,淫笑著航:「你他的是女吧?」航咬著牙,不去理刀疤淫猥的。

可刀疤有善甘休,他伸出粗糙的右手在航的部摸摸去,「你到底不?」刀疤的右手猛地掐住了航的核。

「啊不要我回答你是啊」航怎能忍受攻?她立刻就叫出了,「好啊,又是,哥挺的啊。」

刀疤站了起,三歹徒的笑航不寒而,她在地上不停地蹬著,生怕有哪男人上,可是她的抵抗是徒的,刀疤阿和阿抓住了航把她翻了,航被成了趴著的子,刀疤地抓住了她的腰,此的航大一眩,在她的眼前,一朵白的百合花被人折,落在了一黑色的淤泥上……阿按照刀疤的意思把航的手拉到了旁,阿著民工新的像笨拙地跟在航身後,生怕了任何一可以群禽的麻在一旁用匕首抵在了航的右乳上,「快把住,不然我割你的奶子喂狗。」

可航有乖乖就,反而更用力地起,她知道蕊和璐此一定也是多吉少,她想逃出去去救自己的妹妹,於妹妹的航不知哪的勇,嘴狠狠地朝阿抓住自己的右手咬去,阿的右手立刻就疼得了,接著她又死死咬住了阿的左手。

就航拼著命解放了自己的手,可她刀疤抓住自己腰部的手,一火的硬物住了她的部,航立刻感到了一有的望。

她回去,看刀疤正在把自己的道,的航已失了才扎的勇,她哀求著身後的禽:「求求你,不要,不要。

你要什我就你什。」

刀疤航的音,抬起笑著回答了她。

「我就要操你。」

航的身子立刻抖起,原刀疤已把入了她的片唇之,航未被男人碰的女地然法承受刀疤的巨,她部的肌肉地了起,道里的肌肉也始收,可是一切都有阻止那根硬物的挺,刀疤的淫笑更航心肉跳。

她多希望能保住自己的女之身自己心的人而不是被群魔去,可在如果有人救她那一切可怕都成事,想到,航始扭自己的身打算刀疤的手中,不管能不能最逃跑,航都不意在就被刀疤破。

可是事,她的扎反而身後的刀疤激起了火。

「我你,我他操死你。」

音未落,他的身用力向前一,捅破了航的女膜直插去,直道。

航的叫之起。

「不不要啊」她的下身感到了撕裂的感。

「疼啊出啊」刀疤的拔了出去,可接著又是一下深深的插入。

的血液流了出。

航下身的巨痛清楚地意到自己的初夜已被身後邪的民工走了,眼霎眼眶中流了出。

可刀疤感很爽,他的第一次到了美空姐道的滋味。

在度的快感中他不知不已回抽插了近50次,航的女血已染了刀疤的,且著刀疤的前後作不地被得的道里流出。

她咬牙,忍受著那法忍受的痛苦,晶的水航看起更是梨花雨人惜。

站在航身前的阿似乎已急不可耐,他急急忙忙地拿起,往航的上去。

「快用嘴含著!」他向航吼到,可是航把向一旁,任由阿怎打就是不嘴。

「快嘴,的,你是不是活歪了?」阿又又羞,信手在航就是一巴掌,五的指印在航白皙的上得格外醒目。

航於了嘴,可是出的阿不已「啊你要是伸我就咬啊它啊」就在,刀疤把手伸向了航的乳用力揉捏著,他把臭嘴到航的耳,道「你妹妹也在我手,你自己看著吧。」

完,刀疤就又是一猛烈的抽插,似乎在警告和威航。

一句航的俏上出恐的神色,她忍住自下身的暴虐的痛苦,用力去,哀求正在自己身的刀疤「求求你不要啊她求求你了我妹妹。」

可是刀疤依用一奏抽插著,上毫答或拒的意思。

看到情形,航只好口道:「啊求求你要就就我一好不好啊」到,航的立刻了起。

可是回答她的只有狼的淫笑……阿重新走到航面前,拿著向她的嘴捅去,航想到妹妹的境,只好忍住心,把阿的含了嘴。

但阿的下一命令她乎吐出。

「用舌舔,快舔!」航照著阿的做了,一股重的腥味直她的大,她急忙吐出,手地喘起。

刀疤的抽插已她乎麻木,她再也法忍受的屈辱了。

可是阿她任何休息的,狠狠拉起了航,直接把插了航的嘴始抽插。

另一旁的阿也有著,他左手像,右手抓住航因抽插而前後不停的右乳用力掐起。

刀疤手捏住航的臀著猛烈的活塞。

可的航忍受著自全身的痛苦,水再一次她的大眼睛落。

一切什要降在我身上呢?她不停地著自己,可是,等她自己想好答案,面前的阿就已始最後的刺了,「好的小嘴…………婊子……噢……」他不停地辱著航藉以追求更多的快感。

不到半分,他就再也忍不住了,白的精液他的射而出,灌了航的口腔,航的嘴角流了出。

阿意地抽出了的,走到了一旁,一的阿始催促刀疤。

「大哥你快,我忍不住了。」

刀疤此正在三一深的享受著,到阿的催促,他始下下都直插,航地近乎麻木的道中感刀疤的作加快了,她忽然意到,刀疤如果把精液射道里,她一定孕的,今天是危期。

她忍著下身的巨痛,回去乞求刀疤「求求你不要射在面孕的啊」可是刀疤的回答她近乎望,「老子就是想你孕,而且要上我三的孩子。」

伴著三歹徒放肆的笑,航感一股流了自己的子,她哭叫著:「你群禽啊」可是一切都有法改,噩已是不的事,而且接下阿的航已暇及自己是否孕,他把像交了阿,接著把四著地的航翻了身,把她仰面朝天地在了地上早就好的塑料布上,然後向航猛了。

再有航思考的地了,阿的已了她的道,接著航感到下一,然後就是心的痛,阿的奸已始了。

航突然感到一眩,後她的眼前一黑就什也不知道了……阿看著已疼去的航,有一香惜玉之心。

反而更起地抽插起,他知道的不多,能和的美女做不是常有的事,想到他哪管身下的航是不是清醒,整人在了航的身上始了活塞,自航柔身的性他如如醉,下身的作也在不知不之中加快了。

他看著眼前如水的可人,於自己是否置身於中。

他狂吻著航的秀美,手用力捏著那近乎完美的女,似乎想把美女揉自己的身似的。

航整人都失去了意,在地上,手再也力抵抗歹徒的非,她的向一旁,汗水和水混合著滑航自豪的美,在下午光的照耀下出迷人的色彩;她的一秀完全被汗水打,粘在那承著罪的塑料布上,著阿的抽插而前後甩;白皙的肌被在阿的身之下,似乎因下身遭受的肆意侵犯而抖不已;乳上已了牙印和口,乳由於不地被人玩弄而得硬硬的,如同熟透的桃等待男人摘;下已被刀疤和阿得一塌糊:唇充血分,任由阿粗黑的在中出出,色的女血刀疤留下的精液不道之的微小隙被出,流淌到塑料布上;在航唇的正下方,已聚了一粉色的液,而且著阿的作不增多;修的腿被阿掰得大,一秀足被阿猛烈的前後晃,白的皮已被周的草出了多口。

阿在一旁著航被暴的分分秒秒,他身下的在不知不之又重新挺立起,另一旁等著的刀疤更是耐火,他抓住航的一手始自己手淫起,看得出,那光滑柔嫩的小手刀疤十分消受。

他一面享受著一切,一面看著阿的「度」,似乎上就要去和阿位置一……在阿休止的下,昏去的航又重新恢了知,她眼睛,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她不相信是真的,但是她有做,一切都正在生。

下身的巨痛她法忘自己的境。

航咬牙,不自己哭喊出,可是自己已近乎崩……於,趴在航身上的阿也在航的道里出了自己的精,可是噩有束,刀疤和阿一起了上。

「我先,一她後面你苞。」

刀疤呵斥道,阿只好退到一旁等待。

刀疤先是了航一瓶水喝,渴了的航接就喝去了半瓶,刀疤之向了地上的航,把她的腿到了胸前。

航的有了腿的阻,完全暴露在刀疤的前。

面刀疤的插入,航已力抵抗,只有她的叫可以明刀疤的已入了她的道。

「啊疼啊不啊」那粗大的宛如一根的火炭,航整人如同被置於火上炙烤一般。

可是航感到,著刀疤的抽插,自己的身似乎生了除了疼痛之外的另一感,的,而且不地聚起直身的疼痛抗衡。

她突然明白,才的水有,可是一切都晚了,著刀疤有奏的抽插,航的神得麻木起,身好像的,袋昏昏沉沉。

多久,航就被刀疤搞出了淫水,也得通,然逃不刀疤的眼睛。

「春果然有用哈婊子已淌水了,真他爽。」

航到的,羞感她咬了自己的嘴唇。

可是她知道自己的意志已十分脆弱了,如火的情因春的效力而快地著她的大……著刀疤的一次直到的插入,她心理的堤於被力垮了。

「唔哦哦」淫浪的音航的嘴中出,三男人不已,刀疤的作很快迅速起,航的呻吟也之起伏。

「哦啊啊唔」航已法控制自己的身,她尚清醒的神志告她,三歹徒正在她,可是那已法阻航的第一次高潮。

刀疤直的抽插把她上了高潮。

「啊」一股暖的淫水道中出,直刀疤的,刀疤一不留神,烈的刺激他因此械,又一股精液留在了航的。

此的航已是香汗淋漓,的玉上已了汗水。

刀疤前航的身,阿後就站在了航的身旁,他把像交了阿,手拿著一按摩器,等航反,他就已把航的身翻了,一手把的按摩器塞入了航口的道里,另一手握向航的臀之猛插去。

「啊哦疼」快感和疼痛同航已麻木的大,她已力扎,只能趴著任由阿肉自己的身。

阿的力向前著航已的肛,航的肛比道更窄,阿十分,他抓住航的臀始力抽插。

血著他的抽插而越流越多,可更阿,他下下都根而入,「啊啊哦」航的叫已不知是疼痛是快感,在按摩器的中,她很快到了第二次高潮,淫水著道流到了她的大腿和小腿上,她感受到了辱,但力阻止一切。

又了大十分左右,就在航的第三股淫水而出的同,阿也在航因而流血的肛射了自己的第二炮。

他晃晃悠悠地了航的身。

航也了那塑料布上,她的肌上已了一密的汗珠,下身由於按摩器的工作而抖,肛不有血和精液流到地上,已被血染;而道已是完全麻木了,力的淫水刷著男人的罪,右乳的口也始流血。

可是噩有束,三狼有到目的……下午直到凌晨,整林都充斥著女孩的叫和偶的呻吟,有男人的淫笑和粗重的喘息……蕊和璐也有逃色魔的手掌,正她致勃勃地攀爬,小黑著一人堵住了她的去路,「啊你要什?」看到赤裸的男人一步步逼近,蕊身去想拉起璐逃跑,可是令她望的是,她看了另外赤的男人,蕊被呆了,眼看著民工上捂了自己的嘴毫有反抗,一旁的璐也喊出了一句「救命!」就被拖了一旁的林。

小黑望著被民工牢牢抓住的名高中青春少女,心中的望再也法克制,他一光拉著蕊的手向密林拖一迅速地撕扯著她上身穿著的棉上衣。

而蕊只能忍受有的侮辱,的抗毫能阻止小黑的侵犯,等到名少女被拉到一片略平坦的草地上,小黑光作了停的手。

此的蕊上身已一不,挺立的乳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民工的野之中,下身的牛仔也被小黑褪到了膝,只剩下白色的掩少女的禁地。

小黑淫笑地看著自己的作,似乎十分意,可蕊眼睛中的水明了他的罪。

另一的老更是急不可耐,他的手已掀起了璐的裙子在她的部不停地回摩挲著,然璐的肌有一的阻隔,但他已然感到了少女的抖和肌的手感。

他抬起看著恐的璐,一撕璐的,把白色的阻到璐的右腿上,一笑著著啜泣著的璐「女,今年你多大了?」璐瑟著回答面貌和是色身的老人的。

「17……」「噢,那你成年呢,呵呵,的,不然我就叫他把你了,你信不信?」看著忙的璐,另一旁的小黑笑了,「我老啊,你磨蹭什啊?」他快地扯下了蕊的,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蕊的道抽插起。

老回了一句「猴崽子急什?反正小妞又跑不掉。

了&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