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上了多情的小姨子> 上了多情的小姨子

上了多情的小姨子

我有一和老婆同母父的小姨子,因丈母娘的,我不在一城市,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,老婆要比同母父的妹妹高出十公分,由於婚姻,小姨子婚了,位的效益可以,只是婚後孩子的父常借口看孩子她,丈母娘只好找了位的,把小姨子到了售部,派到我所在城市的售服,的是能助照,同利用我的能助小姨子完成售任。

小姨子我婚,我一深刻印象是那小家碧玉型的女孩,年不化不大,是那漂亮和美,唯一的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,一米五的子像少女,有腆的用那亮亮的眼睛看著我,甜甜的叫道:「姐夫,」然後一便和我老婆,她的姓姐姐去了。

家一般都是我下主勺,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吃,小姨子了怎也要弄好,我弄了菜,孩子在我父母那上,上海的教育相西北要好很多。

自此小姨子每逢末就到家,售的伙食也比差,老婆在一家企上倒班,所以有末要上班,家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。

以往的末我都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,自小姨子了之後我就出去的少了,也是在意中就有有小姨子的望,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,有看到小姨子洗完澡,那的和嫩的肌都令我想若非非,可是老婆在我只好忍住,晚上房事拿老婆小姨子。

了能小姨子在此地站住,我著她去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,一星期她搞定了半年的任,人白天在一起同行,一起吃,人的距一下拉近了,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她非常高,我也不像那腆,有玩笑打我,我自然藉抓住她柔嫩的手,每此她都羞了,明她有想法,我也藉探她。

有一次好了一不小的交易,她常的,吃我建到河走走,她欣然答,人沿著河走,我有的:「翔翔(她的小名)今天高?」

「嗯,然高了,不你了,都是你的忙,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把子我的,」她一一用亮亮的、有慕眼神看著我。

「那你怎我?」我用充了、情意的目光看著她,她和我了一下,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容後,一下得促起,白的一下得的,低下:「我不知道,你想我怎你?」

我笑著有,用手指指我的,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,忽然得皮的:「你想的美,你是我姐夫你就我的,何我姐知道了打我的,」

我作很失望又不放的:「那我你也行。」

「不!」她看我要手,的叫了起,一下跑了,我便追了去,我中是中跑的,家二,她那是我的手,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,看著她跑扭的屁股,令我怦然心,抓向後背的手一沉,落在了她的臀肉上,她一叫有生,嘴不假思索的:「流氓」。

我更不能放她了,一下她抱住,一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,感柔中富有性,她一下子得不知所措,身子的靠在我身上,我在她的上吻了一下,我知道到止的道理,目的到放了她,她走了一步有哀怨的看看我,眼中突然充了盈眶的水,:「你,你也欺我。」

她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,由的哭了,我想是自己做了,心中不由酸,忍不住走去,一下就她在,嘴:「不起,我只是跟你著玩呢,我怎欺你,我喜不及呢,要不我整天陪著你,四你拉子?」

她了之後抬仰著我:「我姐知道了死我的,姐夫我知道你我好,可我不能不起我姐姐,」

我用手抹去她上的水:「不的,你我不她怎能知道,就算知道了也不要,我著你姐姐,同也喜你,有什,哭了,你不喜我以後不碰你了,」完了她,她的上上露出了些的失落感。

我深得欲擒故的道理,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。我扭就走,上露出度失落的子,走出步就到她追上的步,然後袖子一,她拉住我:「你生了?我不是那意思。」

我身著她:「我有生,只是有失落」。

她用亮亮的眼睛告我她的委屈,:「我明白你的心,可是我不能,你叫我怎面我姐姐,要破你的婚姻也不到今天。」

著行水又了出,到此我才有反,她我的呼已不是姐夫而是你了,同了她的感她有完,不由追:「你什,破我和你姐姐的婚姻?」

她用充了感的目光看著我:「我就告你吧,自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,在公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你了,不我有,也知道我不能做事,我就想你走了我就忘了的,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,我婚就是想忘掉你,可是......」

我了她的我了,我一不知怎做,我始害怕害到她,人默默的走著,是我打破了沉默:「翔翔我真的不知道,都是我不好,可是我真的心喜你,以後我尊重你的。」

她上始露出微笑的:「我知道,你天一直陪著我,我心特高,以後怎是以後的事,之我明白你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,我已知足了,走吧!」著抱住我的胳膊,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,心也明白得到她不,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,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。

天五,老婆正好上小夜班,晚上八上到夜,了安全一般都在位提供的宿舍睡,早上再回。吃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,我和小姨子坐著看,聊的使得我看聊,非就是她的工作怎,著自然到了她的婚姻上。

「翔翔你不那,就算要找也找好的,你漂亮怕找不到?」我提起了上次河她的,她一下就明白我的什,:「都去了,在不是挺好,那是我自己的我又有怪你,」

「可我一一直在自,感到不起你,」我心出的。

「好了,男人一好不好,我都怎你反而像女人,」著透出心中甜甜的子。

大是感到有扭或是不自在:「我上去了,」著就到我的工作去了。(其是一的房,我常上什的,以後是子的的地方)

我望著她小的背影,心想真不她能有的心胸,可能多男人也未必能如此看的,可是回,也是因她和那男的有什感情基,加上那男的杯又不知道珍惜她,在外面胡,而在能和自己心的人在一起,性情、心情、理智都好很多。

我正在胡思想她在叫我:「姐夫你看看怎了?」我起身到了房,一看不知她上了什一下跳出了多的告面,她都不及,我忙打屏蔽功能,所有的了上毒,果然出,她有不好意思,我有她只是口:「你上什了?一定是色情的。」

「有,是一聊天的,有一物的告,我想看看啥的,果一就了,」她有急切的,此我已不到她什,由於位置的,我只能站在她的身後,半俯著身子,因此她非常的近,她身上散出女性特有的那淡淡的香和洗水的味道,鼻子的感令我的神始快速的和起。

她自己的有回音,不由扭看我,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,我如同被人在面部打了一拳,一股酸有度眩的感使我哼一,如抽筋般的後仰,手住了鼻子,同感到鼻腔,有什流了出。

她也被碰的不,叫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,是心的看我,猛地就跳了起:「快,哎呀都流血了,」著拉我往生去,我便著她到了生,她忙我洗,一洗一:「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」我告她。

洗好出,她我躺在沙上,然後用一的毛巾折起放在我的上,用冷法我止血,由於她的子不高,又是半腰的俯身,她的正著我的,她口中呼出的在我的上,同由於低,家居的衣服下垂,使得胸前一下空出多的空,使我一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法完全遮住的乳房。

她的胸乳不算太大,只能是中女性中的,此乳罩上方露出的白粉嫩的肉我生了大的,一股流肚下的丹田直大,一股她抱住的望在子和另一道德的我打著架,道德的我令我上了眼睛,而另一我在我的海中不的勾出她媚赤裸的身姿。

她的起身是我得了的解,但是著她新用冷水洗的毛巾再次敷在我的,她然坐在了我身的沙上,性很好的臀部透薄薄的布料她的了我。

我有受不了了,只好:「翔翔你去洗澡吧,我有事了」,她是表的很疚的子,我疼不疼,我告她有事,她才去洗澡了。我躺在沙上,子不的想像著她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的子。男人有是很矛盾的,特是他有理智和道德,我此不知怎做,心我是挺喜小姨子的,可是感又有不起她姐,她身上散出的息很吸引我。

正我胡思想,她浴室出了,手拿著下洗好的咖啡色小我:「姐夫你好了,要不你先洗澡,你洗完我好收拾生,」完到台上西。

我洗好澡出她穿著老婆的棉睡衣,坐在沙上看,我出便起身到浴室去了。我坐下看到她已我新泡好了茶水,我穿著T恤和方腿短,舒的半靠在沙上,不一她就拿著洗好的我的去台,我才想起,我下的的放在盆子。

她很快就回到了沙上,坐在上那小沙上,我只好:「你,」

「什?」她不解的看著我。

「你我洗的子和短啊」,我的意又始探,她好像有什的:「手的事,不然我姐回要洗的」......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