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玄幻小说>建華中學的黑暗內幕> 建華中學的黑暗內幕

建華中學的黑暗內幕

一天的放,建中的淑君站在球旁的空地上,望著新的周欣老在各的走廊巡。

中的人多千人,而年青貌美的女教和女生也有十人,但最突出的,就是新的女教周欣。

可是在待了七八年的淑君她毫好感,因周欣阻了她的升之路。

月前,校的主任Sir急病逝世,本由他的副手淑君接替,按照一般律,上了主任的教也升到SGM(高位教),而月薪少也增加一元。

但淑君以手到拿之,出了一『程咬金』。忽然有一天,校所有教介了一位新同事。

『各位老,我大家介一下...位是新的周欣老,她接替Sir的位置,我的主任。』

淑君一,心下便得不妙。

『MissChan,MissChow的工作不太熟悉,以後需要你她多多忙。』

『一定,一定。』淑君然心不是味,但她EQ算高,所以不色的口承。

(既然她的工作不太熟悉,那你怎找她主任?)

看看去,周欣也不像一教和校行政富的教,甚至可以,她像是大出的生,年是那的,吐作都得雅斯文,加上一,人的感是一乖巧的室小花,在人疑她是否真能任一中的工作。

(一定是校的情吧!)

如果真是,淑君也服一,因手段然不正,但最少也算有所付出吧。

但事非如此。後她才知道,原周欣出身於富裕家庭,自幼便受到父母的百般和呵。他只想女心一意地,然後找中安安定定地教。周欣也不的期望,在上得到秀的成,所以今年然只是二十四,已得到了英牛津大的博士位。

然博士位中教育未必有太大助,但她的父母都是建中的校董,所以他而易地她在校找到了一份教。

校知周欣不足,但了好名校董,所以他便主Sir留下的空缺安排他。

『什?SGM?要主任?校...我教,不知道能否付得耶。』

周欣早已猜到位子不易坐,但狗腿的校不放她。

『的,周小姐,你也知道,我是Band-1校,生操行良自是不消,而且有其他老到的老助你,你一也不用心...另外你是名校的博士,如果要你只上一名普通的中教,那未免太屈就你了...不...就算是在位子,也屈就你了,你不要介意...』

欠缺人生的年女子,那是老奸巨滑的手?看到方盛意拳拳,她也不好意思拒人於千里,何校也,是一Band-1校,甚至可以是全香港一二的名校,再的生也不到哪。

但她怎料到教比最的生卑鄙上千百倍呢?尤其是她在人前的路。

淑君真是恨死她了。

SGM加上主任,她早已是囊中之物。就算Sir平安事,只要再稍待三五七年,他便退休,那她便可以取而代之,怎想到忽然了毛丫,只因她含著金匙出世,便可以不而地人家嘴的熟子走了。

奈形比人,最初只以周欣背後有校腰,淑君已不敢作,到知道她父母是校董,自然便更加不敢造次了。

但其她含恨於心,一直在暗地找和造反。而了麻方,不自己的企被,她身上司的周欣表得甚恭,的工作都由她,唯一周欣做的,就是每天放後巡校。

普通人,已不是容易的事,而淑君看周欣自幼生,所以便更加要她工作,叫她在力上吃不消。

不周欣似乎未有放的象,而且看逐了穿著高跟鞋行遍校每一角落苦差。但工作竟消耗了她的不少力,加上早上又要像其他老一要上,所以每她巡完、回家,已是身心疲乏,免容易被人暗算。

周欣才校大口,淑君忽然地她後面追上。

『MissChow!MissChow!等一下...』

『咦?MissChan?什事情叫你匆忙?』

『MissChow,你在要回家了?那就麻你道跟我走一趟吧。』

『。究竟生了什事?』

『我收到隔屋村居民投,我的生躲在他的天台抽呢,所以我要去看看。MissChow,你是主任,你也跟我去看看吧。』

『什?我的生抽?不吧?他是人吧?』

『我也不肯定,不他那些生穿著我校的校服...之我去看看便知道了。』

淑君拉著周欣快步,入了校旁的公共屋村。淑君看地方很熟悉,她在密麻麻的大左穿右插,最後入了一座六高的宇。

那是建了二十年的民屋村,境差劣,四都有股的臭味,叫周欣感受,而更令千金小姐苦不堪言的是,宇是有梯的。

早已酸的一玉腿,要步行六梯,而梯又滑的污水,稍一不慎便滑倒,想要扶著杆,那杆她的感又太,好有淑君的臂胳她扶著。

於到天台了,的周欣已是香汗淋、喘,反而三十出的淑君得若其事,或者就是草根出身的人室大的小花者的分吧。

淑君有周欣任何喘息的,她到天台前,周欣正想停下步休息一下,但她口,淑君便已推天台的大,入了天台,周欣自然不好意思要休息,只好拖著疲乏的步伐跟著她。

她看到天台角落有十六、七的男生,他坐在地上,大模斯地抽。

太然已始下山,天色也暗下,但她仍然能清楚看到他的校章,那的是建中的校章。

『你在什?你不知道生是不可以抽的?』淑君首先作,向名男生怒斥。

男生面色,他站了起,其中一比肥的那反淑君:『阿,我抽,你什事呀?』

『你...你怎可以我!我是校的老,你叫什名字!我明天返回校後要你一大!』然後又向另外那瘦男生警告:『你也有抽,最少也要小!』

肥男生可不受她套,反而到周欣跟前,她:『你呢?你也是校的老?』

面猥男生,生性害羞的周欣一得不知所措,只能巴巴的回答:『我...我也是...校的老...我是...校的主任...』

『主任?校新聘了一位漂亮的女老,接替了死鬼Sir的位置,那大概就是你吧。嗯,果然是美女耶。』

『你怎可以老!太貌了...啊...』

在淑君的怒中,她忽然倒抽一口,原瘦男生到她身旁,手持美刀放在她的面上。

『老虔婆!你的地方,乖乖的看,不要出,OK?』

『OK...OK...千不要...』

瘦男生一恐淑君,一把刀在她上一寸的距回舞,只要作幅度稍大一,就要叫她破相,又怎叫她不感心寒而乖乖。

『不要害MissChan...』

周欣也心淑君被害,但她很快便知道,男生的目其就是自己。

『原老虔婆叫MissChan...你不用心,她人老珠,我兄弟她趣,反而你年貌美...所以你其才是我的真正目呢...嘿嘿...』

肥男生一露出的嘴,一向周欣步步逼。

十的男生廿的女教...有什企呢...真是人不敢想像...但看著方的神,有他的奸笑,就算周欣再欠缺人生,到此地步,只要女性的天生直,也足她去了解到即生的事。

心知不妙的周欣,身就想逃跑。但肥男生早已站在她跟前一尺的近距,所以他上前跨出一步,手便易的後把周欣腰抱著。

其中一手,更在美女身前沿著小腹摸到微微隆起的胸前,毫不客的搓捏著小奶子。

『不要--快放手--』

周欣慌地叫嚷著,又扭,想要魔掌,但肥男生早有,他用另一手地扣著周欣的腰,使眼前的小羔羊法得逞。

是周欣第一次被男人接到胸前的敏感部分,而第一次的手,竟然是於她的生--得比切,是於一色狼的。身後的青年,然穿著她校的校服,但他似乎已忘了自己的身份,也毫有尊重老的意思。

身老的周欣,被自己生的手毫不留情地玩弄著乳房,即使是隔著衣物,也令她感到既怒又羞。

她不甘受辱,努力扎之,手也想要向後捶,但粉拳打在肥肉之上,任何效果,而且手腕也迅即被抓住,不得。

原瘦男生已淑君制服,所以便助肥男生一臂之力。

淑君的嘴被毛巾著、手也麻反...天台何毛巾和麻?看男生早有,而且他的目就只是周欣,否瘦男生早已可以在淑君身上所欲了。

肉了。肥男生嘴角冷笑了一下,向瘦男生打了眼色。瘦男生意,便肥男生合力推倒在地上。

『不要!你想什!』

『想操你啊!Miss你真得苯!』

『停手!你了!你不可以...』

『嘿嘿!我在想什就什!想操Miss就操Miss!』

生要老?真是令周欣以相信的事!但事情偏偏就要生在她身上!而且似乎有人她淫的魔掌拯救出。

那唯有靠自己了,可是周欣只是一名弱女子,甚至可得上是『十指不沾春水』,她又怎能名性大的色魔呢?更何,她的力早已花得八八九九。

瘦男生捉住周欣的手腕,把她手在地上。肥男生趴在她身上,他一手抓住她的黑,一手抓住她的下,叫她的不得,然後一臭嘴便要行吻上美女的嫩香唇。

他的嘴像八爪的吸,牢牢地吸住周欣的桃小嘴,中人欲的口,一股的她的鼻孔,那味,比她家的所要叫人受。

『不......』

周欣痛苦地想要抗,但要口,便被肥男生把舌塞她的口,粗厚又舌苔的舌在她口腔直撞,又著她的舌,肥男生的一下子至,他下自己的子,也把周欣的黑色裙揭起。

一修美腿包裹在肉色下,更得光滑瑕,,是一是蕾花的小,掩著女子下的黑色草,在半透明白色的薄布下若若。

男人要下子,周欣已心感不妙,又他把自己的裙子揭起,大腿的私也暴露了出,知道方要有一步的企,但她手被在地上,只能踢,不最後的反抗也於失。

肥男生她腿大大的掰,然後在地上。美女的大腿,此刻正於防空的境。肥男生用力一撕,肉色和薄的小而成碎布,令漂亮女的私毫保留地暴露在色魔生的眼前。

『救......』

在要,周欣不知那的勇,保操,她不一切地要呼喊求救,但她又再失了。

她口,又被一舌塞她的口,一次是瘦男生封住了她的嘴。他俯下身,除了行跟她激烈地吻外,另一手也不客地到她的胸前,恣意地隔著衣服品充性的嫩肉。

『---』

周欣正要反抗瘦男生的侵犯,下身忽然一撕裂般的痛。粗大火的硬物行插入窄的道,周欣知道她被人了,身心登受到重。

但她的痛苦距尚。肥男生始粗暴的抽送作,叫周欣感像被一根大棍子捅著最嫩神的私。

那,瘦男生她的薄衣的扣解,掀了衣的衣衿後,他奶罩向上推起。小乳房奶罩下才出,便被的魔手所攫取。五手指和一手掌,恣意地流充性的嫩肉。

然周欣的下痛如刀割,但瘦男生在她上身的肆虐挑起了她的情。富有性的乳房被捏弄搓揉,令她的胸部感到,而乳房也作出反,充血膨。粒缺乏自慰的色小桃,在淫的挑逗下硬立,得更加挺,色也成深。

(噢!不!)

被快感侵了思想的周欣,忽然被私的一股流醒。原肥男生抽送了三十下後,於到了高潮,一注精液如水柱射出,一股都射了周欣的子深。

(天啊!什我遇上了禽...玷污了我的身,...要是了孩子,那我怎...)

『好爽啊。到你了,阿弟。』

『你要我把她的手按著啊,不要她反抗。』

『我力了,我你把她起吧。』

於是,肥男生周欣的破撕成布,她手反在身後。

『她的口也要起,否我怕她痛得大叫。』

『嗯。』

於是肥男生自己的塞周欣的嘴,然後她的身翻,她俯伏在地上。

瘦男生留在她屁股的碎片撕去,周欣感到他在自己身後的作,心不禁起不祥之感...

(呀...不要...)

果然,瘦男生的目正是她的屁眼,但在行暴行之前,他做出了更的事。他用手指括肌行拉,令粉色的花蕾被迫露出,然後自己的埋在她的臀部,伸出舌舔她的肛。

屁股一的感,令白色的臀部不抖,瘦男生捉地把舌往肛的深舔去。

舔了,肉接而,他充血勃起的,狠狠地插周欣的屁眼。

屁眼爆裂般痛,一次,周欣痛得昏了去。瘦男生自自的抽送起,最後然也出了的精液。

在周欣後,男生穿回衣服去。至於淑君,他不她分毫,她,因他的目只是周欣,而且淑君是案的幕後黑手呢。

(你平不努力,今天算做了一好,也不枉我大家姐一直那辛苦大你...)

嘴角出一奸狡笑意的淑君看了人一眼,又回看看受蹂後、依然昏倒地上的辜女子,心想:『臭丫,一次不你得跑回家去?想跟我?你未格呢!』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