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御宅屋>网游小说>光阴酿> 第178章 异世蔷薇 中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78章 异世蔷薇 中

永安又偷跑出宫,去了鑫莫的宅子,自从赢了几年前打的那个赌,这小姑娘黏着鑫莫就没有撒手过。不过仔细追究起来,其实也不算是她凭真正本事赢的,那段时间一要忙着郦清妍和栖月的大婚,后来要忙着聆的远嫁,永安窜上窜下在这里凑热闹,又去那里凑热闹,把这个赌约忘得一干二净,到最后根本还没来得及动作,郦清妍就把鑫莫划分到隶属于永安管辖的十二阁的势力中了。

觉得自己被所有人蒙在鼓里的永安时常愤懑憋屈,而莫名其妙就被主子割让给别人的鑫莫,更是怒火中烧,无处发泄,于是拼命奴隶手底下的人给他往死了挣钱,然后对异常热络的永安爱答不理,与初次见面并立下赌约的态度相比,委实淡漠了许多。

像永安这种性格的姑娘,基本上不知自讨没趣四个字怎么写,原因在于她在任何地方,任何场景都能找到让自己兴致昂扬乐不思蜀的事情,而且鑫莫的房间还有无数的奇珍异宝,如何把这些东西给弄到自己宫里去,永安和鑫莫斗智斗勇了几年。

今日的永安想以一种别开生面的方式见到鑫莫,她落到鑫莫的卧房顶上,翻起一片琉璃瓦,眼睛凑上去,想偷看他在干什么,结果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。然后她又转到书房,还是没有看到人。

难不成这人出去了?永安觉得奇怪。

不过很快她就打消了这种疑惑,脚底下的屋子里传出来一阵哗啦的水声,揭开一片瓦看下去,映入眼帘的先是一个方形的大池子,蒸气缭绕,热气蒸腾。鑫莫这家伙居然大白天在洗澡,永安还从来没有看过他不穿衣服的样子,脑子里不由先想象一番,擦擦嘴边的口水,喜滋滋地凑到洞口边细看。

水汽之中有一个朦胧的背影,袅袅绕绕的虽然看不真切,却增添了许多美感。方才哗啦的水声是对方用手在试探水的温度,永安凑上来的这一眼,正巧看见对方在脱衣裳,上等的丝绸从臂膀上滑落,露出里头莹白的肌肤,那身子如同羊脂白玉般浑然天成。

这家伙的皮肤可真白!

那长发比丝绸还光滑,那身段比女子还妖娆,那缓缓伸入水中的足,如同一朵雪白的莲花,漂亮的让身为女子的永安汗颜,那没入水中的胸膛,结实紧致,何其有力,那慢慢转向自己这边的侧颜,何等倾国倾城,妖娆妩媚,那唇,那鼻梁,那眼睛,那已经完全面朝自己的脸……

哦,完蛋,这人根本不是鑫莫!

很可惜,永安已经被发现了,夹杂着磅礴内力的狮子吼从浴池边直往屋顶而来,“尔等何人,胆敢窥探本座!”

永安赶紧捂上耳朵,以内力护体,结果根本躲闪不及,脚步一打绊,乒乒乓乓地从屋顶上掉下来,骨头差点摔得散架。

“啊,痛……”

永安捂着屁股挣扎着要爬起来,结果被一只□□玉足大力踩住胸口,找不到着力点的她顿时仰躺回冰冷地面,看着面前身材纤弱高挑的人。

对方为了捉住她,出来的匆忙,从水池中出来,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玄色外袍,此刻踩在永安胸口上的脚从下至上直裸到大腿,永安仰视着的这一眼,风光真是无限美好。

她以为他是鑫莫,结果发现这是一个女子,当她确信这是一个女人时,结果又发现对方是个男的,真是一波三折的认知。

方才听他自称本座,想来身份是个不得了的,估摸着是鑫莫的好朋友。

不过,这个好朋友是不是长得有点太好看了。美男当前,永安完全忘了前一刻还让她惨叫的疼痛。

那人居高临下地把永安打量一番,最后看到对方因为挣扎从腰带上露出来的半截令牌,美眸一眯,“你是……永安长公主?”

永安顺着他的眼神也看到了自己腰间的金疙瘩,那是出来前顺手揣在身上的,银两实在太重,有了这个东西,在皇城之中招摇撞骗白吃白喝,即使横着走,也没人敢把自己怎么样。

“嗯,”她大大咧咧的躺在地上,“看来身为美男子的你,不仅长得好看,眼神也特别好使,居然能够如此轻易认出本宫的身份,本宫就不责罚你踩了本宫这一脚了。”

对方已经在往回缩的脚顿时想在她补上两下,踩到她肋骨断裂为止。

“长公主来鑫莫府中有何贵干?”

永安从地上爬起来,颇不在意的弹了弹身上的灰,“本宫和鑫莫是……”眼珠转了转,“好朋友,许久不见前来叙旧。你又是何人?”

“在下是十二阁首座长老印伽,前来找鑫莫谈事情。见过长公主殿下,先前不知多有冒犯,望公主殿下恕罪。”为了表示自己请罪的诚意,也是对永安这个手握四分之一十二阁力量的人的尊敬,印伽朝她行了单膝跪地的礼。

“啊,原来是十二阁的人。”永安还以为鑫莫就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了,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好看的。印伽这个名字她曾听鑫莫说起过,短短几年时间,从一宿宿主迅速晋升至首座长老,实力非常之强大,没想到居然长得是这样一幅临花照水,我见犹怜的妩媚模样,看得她心里挠心挠肺的痒,真应该早点让嫂子带着自己去阁里面转转。

看来自己把手中的力量甩给鑫莫打理,果然如嫂子所言,是十分要不得的行为,不然,此刻自己早已是左拥右抱怀揣天下美男子、享尽齐人之福的女强版穿越女了。

啊哈哈哈哈……

印伽:“?”

“公主殿下若没有其他吩咐,可允在下前去更衣?”印伽被永安那副搓着下巴,一脸猥琐的表情看得浑身发毛,若不是碍于对方身份,永安早不知死了几回了。

永安脸上顿时挂着快要流于实体的关切,“美人儿快去吧,若是冻坏了,本宫会心疼死的。”

美人?

印伽跨出去那一脚直接把整个院子的青石板全部踩碎了,他抬起毫无伤痕的雪足在坑洼一片的地面上继续缓缓行走,笑如春风化雨,声若风霜寒冰,“公主殿下,还是叫在下,印伽二字,好些。”

永安:这个男人真是,帅!爆!了!

鑫莫从外头回来时,看到的正是永安向印伽大献殷勤的场景,他知道印伽今天要来,却没想到偏偏永安也来了。这个见异思迁朝三暮四的女人,看到印伽那种长相,只怕马上变身狗皮膏药,贴上去就撕不下来了。

从来只黏着他不撒手的人这回见到他连招呼也没有打,从头至尾眼睛珠子都在印伽身上,那种一边小心算计怎么把这个人弄到手,一边又流着口水傻笑的表情,让鑫莫简直烦躁到了极点。

他顿时后悔起来,不该让印伽直接到家里来,随便约个什么地方见面,总比让永安碰上他的好。

于是这个气压已经很低的宅子,因为鑫莫的不高兴,变得更加阴森凝重。

印伽把永安从他身上撕下来,扔出屋外,关上门窗,坐回鑫莫对面的椅子,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他忍很久了,语气非常不善,“你精心保护了那么多年,就保护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?”

什么都不知道的永安对这个人异常热络也就罢了,他居然还敢出言讽刺,鑫莫一拳砸在桌子上,沉香玄铁木的桌子被砸出一道深深裂缝,“有事快说,说完走人。”

印伽唯恐天下不乱的继续给他添堵,“这样的性格,除非你一辈子别让她见到比你好看的男人,能守住她,我就算佩服你。”

鑫莫的脸色差到不能更差,“你今天究竟是来谈事情还是来找茬的?”

印伽冷笑了一声,不再废话,说起正事,“宁王那边传来信,要从楚国国君手中买一样东西,作为昀长公主治病的药引,这件事情希望你出面。”

“那东西很难得?”

“天上地下,唯此一件。”

“直接让人去偷出来不就得了?”

“先谈买卖,买卖不成,自然还有后手。何况如此世间至宝,定然有重兵把守,想要偷出来,只怕很要费一番功夫。若能通过心平气和的买卖达成这件事,当然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鑫莫想了想,点头道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准备准备,早日出发,长公主还等着用。”印伽站起来往前门走,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,倒回来朝后门出去,“我就不多留了,以免给你添堵。这么多年冷言冷语,你的气也该消了,不然哪天她跟人跑了,你就抱着后悔过后半辈子吧。”这话说的揶揄,细长眼眸回望,语笑嫣然间,风情万种,端的是魅惑无边,定力不足的男子若是见了只怕也把持不住,实在怪不得永安见了他就开始失心疯,满嘴美人美人的叫。

在鑫莫和印伽谈事情这段时间里,门外细微的动静就没有停止过,他起身去拉开房门,正扒在门上偷听的永安没料到这一变故,一下子跌进来,正撞到鑫莫怀里,一抬眼,就看到对方那张冷冰冰的脸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